招聘各科兼職寫手 稿費周結
寫手這家公眾號
雙槍女英雄陳昌秀

原創:劉興平(筆名“鋤禾游民”)(15870567368)

第四章

江湖正邪不兩立

(之六)大雁坪隱士

東大爹爹和馬祖婆婆的窩棚就在大雁坪的山梁上,大雁坪屬于國民黨巫溪縣百步鄉川山保最北端最偏僻地界。二位老人是隱士,村民們沒有注意萬山老林里還有人居住,唯有幾個獵人偶爾見過兩位老人。雖然東大爹爹、馬祖婆婆的名號傳遍了全村全鄉,但幾乎所有人一生還未與二老謀面,所以全村全鄉人將二老奉為“神靈”。所有人不知道東大爹爹真實姓名,至于馬祖婆婆,原本就沒有名字,按照晚清朝有些窮鄉僻壤重男輕女的不良惡習,婦女是不能取名字的,或者是有名字也不能叫喚,只能稱所有婦女為某某氏。但鄉民們對東大爹爹、馬祖婆婆的狹義熱腸有所耳聞。鄉民們茶余飯后談論的話題是:(話題一)二位老人有個兒子,因參加了共產黨云陽縣工委領導的武裝起義,半年前被國民黨狗特務殘忍地殺害了;(話題二)東大爹爹有三絕,一是草上飛,二是鐵布衫,三是五雷掌;(話題三)馬祖婆婆有三功,一是石磨功,二是鐵腳功,三是易容功。

東大爹爹五歲開始練功,已練功60余春秋;馬祖婆婆六歲開始練功,已有58個春秋;東大爹爹生于1870年,馬祖婆婆生于1871年。

東大爹爹與馬祖婆婆是在1890年結婚的,馬祖婆婆的父親是湖北施南建始有名的鏢師,因父親殺死了一個大貪官,被官府誅連九族、滿門抄斬,東大爹爹拼死救出了馬祖婆婆,兩人相戀成婚。1915年,湖廣軍閥混戰,民不聊生,東大爹爹與馬祖婆婆隨難民流落到巫溪,夫妻倆到大寧鹽場當了背夫,就是巫溪人喊的古老名號“鹽背子”或“鹽背老兒”。1917年,東大爹爹與馬祖婆婆目睹了豫軍王安瀾部在巫溪的燒殺搶掠:王安瀾部吃了敗仗,匆匆如漏網魚,急急如喪家犬,潰不成軍。當時士兵衣衫爛、鞋子破、軍帽臟,軍中已無糧草,征戰所用的戰馬,全部殺了充饑。王部逃到巫溪地界時,士兵們已面黃肌瘦。

王安瀾的士兵們連走路都一搖二晃三跌蕩,還談什么打仗爭地盤,已是其他軍閥砧板上的肉了。于是,王下令:搶奪巫溪老百姓的糧食、衣物、錢財、牲口。滿城百姓嚎叫連天,呼爹喚娘,不絕于耳,連士兵強奸民女王也不管,老百姓罵他叫“王淹爛”。東大爹爹與馬祖婆婆在鹽運古道上,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營救了許多民女。

王部駐扎在巫溪,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有藏進深山老林里,依賴野草樹皮度日。當時的巫溪縣令逃進四川總督府,請求援軍。1918年,就在蘇聯布爾什維克領袖列寧吹響號角的那一年,四川派遣川軍第一軍但懋辛率部驅逐豫軍。

1918年,川軍第一軍但懋辛與駐扎在巫溪的豫鄂軍首領陳金祥展開大戰,結果陳金祥大敗,節節敗退,從巫溪古城退至北門外九層樓地段,陳金祥鉆進了但懋辛扎好的口袋,陳部損傷無數。陳金祥拼老命撕開一條口子,逃進寧廠古鎮,為了逃命,為了阻住但懋辛部追擊,陳金祥放了一把火,燒毀寧廠鎮數十間民房,老百姓家破人亡。大寧鹽場也在劫難逃,鹽工鹽背子也紛紛逃命,東大爹爹與馬祖婆婆也隨著難民西逃,進入尖山壩后,然后向南翻山越嶺逃至云陽雙土、桑坪一帶的無量山中,在無量山中隱居16年。直到1934年,東大爹爹的兒子與共產黨人頻頻接觸,又在1935年1月與共產黨員趙唯接頭,參加了云陽工農武裝起義。引起了國民黨的恐慌,國民黨特務秘密殺害了東大爹爹的兒子,國民黨兵包圍無量山,要抓捕東大爹爹與馬祖婆婆。東大爹爹與馬祖婆婆只好沖出包圍圈,一路向北翻山越嶺,選擇深山老林隱居,尖山壩川山保大雁坪,地形崎嶇復雜,是“三不管”地帶,東大爹爹與馬祖婆婆決定在此隱居。


天剛蒙麻亮,東大爹爹起床,出了窩棚,腳踏大雁坪頂,凝神定氣,身體突然旋轉,像極陀螺旋轉,離地三尺有余:

起步如矯燕

展翅似雄鷹

點水賽蜻蜓

落地樹生根

“好一個草上飛!”這是一個十八歲妙齡女子的稱贊聲。




Img272656757.jpg (72.51 KB, 下載次數: 2)

Img272656757.jpg
TA的其他文章
分享到 :
0 人收藏
這家伙很懶,沒有簽名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廣告業務|關于我們|下載APP|寫手之家 ( 湘ICP備17024436號 ) 知道創宇云安全 |網站地圖|湘公網安備43080202000239號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
快乐赛车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