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各科兼職寫手 稿費周結
[size=17.1429px]
[size=17.1429px]
“岳風,把我們洗腳水倒了。”
沙發上坐著三個女人,剛剛泡完腳。遠遠看去,三個美女性感有致,美的各有千秋。這三個女人,正是岳風的妻子,和她兩個閨蜜。
聽見妻子的吩咐,岳風彎腰將三盆洗腳水倒掉,不敢有半點抱怨,只因為他是上門女婿。結婚三年了,他在家里沒有一點地位。因為一點小事,就會被妻子和岳母罵一頓。在這家里,岳風的地位都不如一條狗。
和柳萱結婚三年,只有夫妻之名,沒有夫妻之實。連她的手都沒碰過!每天睡覺,岳風都睡在地板上,只因為柳萱打心里瞧不起他。
洗衣做飯收拾房間,這些都是岳風的活。有一次做飯的時候,不小心摔了一個碗,結果被妻子訓了半個小時。
有一天晚上,岳風起床上廁所,結果把柳萱吵醒。柳萱直接一巴掌,甩在他的臉上。
那是岳風第一次被打,從小到大,連父母都舍不得打自己!可是岳風敢怒不敢言,當時只能不停的道歉。那一夜,他被罰跪了一夜。
三年了,整整三年了,岳風早已經習慣了這種生活。誰叫自己當了上門女婿呢?最痛苦的是,三年的朝夕相處,自己不爭氣的喜歡上了柳萱。盡管柳萱瞧不起他,總罵他廢物!
岳風本是岳氏家族的二公子。岳氏家族,號稱江南第一大家族。三年前,岳風用八百萬現金,買了東南石油公司百分之八的股份。
當時岳家上下幾百人,紛紛指責岳風,有人說他瘋了,有人說他不懷好意,想掏空家族資金。
經家族一致同意,將岳風逐出家族,不僅如此,就連他的父母,也被逐出去,族譜除名!
這三年里,岳風體會到人情冷暖。以前的朋友,兄弟,都想盡辦法遠離他。為了生活,他只能選擇當上門女婿!這件事,自己從來沒提過,就連妻子柳萱都不知道。
“萱姐,你老公被你管教的不錯啊。”閨蜜趙璐說道。
柳萱冷冷笑了一聲:“你說岳風么?我看見他就惡心。別人都嫁給豪門,我倒好,嫁給這么一個廢物。你看他一身窮酸氣,一看就是鄉下來的。明天就是我們柳家的年會,帶著他去,我都嫌丟臉。”
趙璐忍不住看了一眼岳風,的確,穿著一身地攤貨,看著就寒酸。趙璐笑了一聲:“萱姐,那我們不說他了。說點正事,聽說你的公司,最近出現點問題?”
柳萱點了點頭:“上個月我們做服裝生意,賠了幾百萬。現在公司的資金短缺,急需五百萬。在一周之內,必須找到投資人,支援我們公司。”
趙璐嘆了一口氣:“可是萱姐,一周之內,誰會拿五百萬支援你啊。”
柳萱并沒有說話,此時的她,發現岳風已經倒掉了洗腳水,正在一邊偷聽。柳萱瞪了他一眼,冷冷開口:“岳風,誰讓你站在這里的?滾去把我衣服洗了。”
“還有我的牛仔褲,在我行李箱里面,也幫我洗了。”趙璐也開口說道。
岳風哪敢抱怨,將衣服放在洗衣機里。順便把自己衣服也洗了,明天是高中同學聚會,得穿干凈點啊。心中正想著呢,結果就這個時候,手機一下子響起。打開一看,是一條短信。對方的號碼,尾號六個八。看到這個號碼,岳風緊鎖著眉頭,這不是岳氏家族的號碼么?
岳風好奇的打開短信,結果這一看,整個人瞬間愣住!
‘二少爺,求求你幫幫岳家吧。岳家急需資金,需要你的支援!’
莫名其妙!岳風緊鎖著眉頭,三年前,家族把自己趕出去。現在自己一無所有,兜里只有二十塊錢,家族需要資金支援,找我有什么用?
正想著呢,手機再次滴滴一聲,又是一條短信。
‘二少爺,我求求你幫幫家族吧,三年前您買的石油股份,如今翻了很多倍,我求求您..沒有你的支援,家族就要毀了..’
啥?!臥槽!
岳風差點從地上跳起來!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拿出一張紫晶銀行黑卡。這張卡,已經荒廢了整整三年了。這可是身份的象征啊,每張卡都有專門的業務員。他急忙拿出手機,直接撥打了人工服務!
“您好,岳先生。請問有什么可以幫助您的嗎?”一個甜美的女聲傳來。
“快快快,給我查查余額。”
“好的您稍等。”女人緩緩說道。也就是幾秒鐘,便再次開口:“岳先生,您卡中的余額,數目較大,我們無法查詢,請您去銀行vip窗口,出示身份證之后,方可查詢。”
話音未落,岳風直接將電話掛斷!
哈哈,哈哈哈!銀行卡余額數目較大?!哈哈哈!沒想到,因為三年前的這次投資,自己被趕出家族,沒想到三年后,這筆投資竟然給自己一個驚喜!也不知道現在這張卡里,到底有多少錢!
“萱姐,你看岳風,打電話查自己的余額呢。”趙璐忍不住笑出聲,對著柳萱說道。
柳萱也笑了出來:“我每天給他二百塊錢零花,三年下來,他也攢了不少。”
“萱姐,你就當養一條狗吧。”趙璐話音落下,三個女人笑作一團。
岳風激動的跑過去,看向妻子說道:“公司缺五百萬,要不然..要不然我幫你想想辦法?”
“哈哈哈..”趙璐笑的根本停不下來,她看了一眼岳風說道:“岳風,你知道五百萬是什么概念嗎?萱姐每天就給你二百塊錢,你要是能拿出五百萬,我叫你爸爸。哈哈。”
“是么?”岳風露出憨笑:“那你記住自己說的這句話。”
這個時候,柳萱終于忍不住了。這岳風是不是腦袋有問題,一身窮酸氣,在這看著他就煩。柳萱不耐煩的擺了擺手:“滾開,別在這礙眼。”
岳風哦了一聲,也沒說話。
這天晚上,岳風興奮的一夜未睡。他甚至不敢相信,這突如其來的好消息。不行,明天一定要親自去一趟銀行,查查余額!
翻來覆去直到凌晨,才勉強睡著。結果睡的正香呢,就聽見客廳中,傳來岳母的聲音。
“岳風,起來送我女兒去上班。”
岳風在睡夢之中,聽到了岳母沈曼的聲音,但他以為自己在做夢呢,翻了一個身繼續睡。結果就在這個時候,房門被打開,沈曼走進來,不耐煩的踢了他一腳。
“你是聾子還是啞巴?我叫你送柳萱去上班,你聽不見么?”沈曼冷冷的說道。
不得不說,岳母沈曼真的漂亮,三十多歲的年紀。她保養的很好。
岳風迷迷糊糊的從地板上起來,看著沈曼,滿臉的懵逼。結婚三年,自己從來沒和柳萱出去過,只因為她嫌自己丟人。如今竟然讓我送她去上班?!
此時柳萱也走過來,她身穿職業裝,急的跺了跺腳:“你快點啊,是聾嗎?還是不愿意送我?”
“愿意愿意!”岳風頭如搗蒜,趕緊換了一身衣服,騎著自己的小電動車,載著柳萱前往公司。
柳萱一肚子火,因為公司的資金短缺,急需五百萬的投資。但是現在找不到投資人,公司面臨倒閉!所以緊急召開股東大會,作為公司總經理,她必須要到場。可是早上起來,剛才走到樓下,柳萱才想起來,自己的車被趙璐借走了。萬不得已的情況下,才讓岳風送。

“你快點開,若是今天遲到了,這事沒完。”柳萱見到這車速這么慢,忍不住說道。
可是話音剛落,她就后悔了!這輛破電動車,硬生生的被岳風開飛了!
在速度的刺激下,柳萱忍不住抱住岳風的腰。
岳風渾身一顫,結婚三年了,這是第一次肢體接觸吧?感受著后背傳來的柔軟,岳風像打了雞血一樣,開的越來越快。
到了公司門口,柳萱終于松了一口氣。正準備下車去公司,結果這一刻,一陣引擎的轟鳴聲傳來,一輛奧迪Q5,停在電動車旁邊。從車下走下一個男人。
徐向東關好車門,整理了一下西裝,走到柳萱的面前,指著岳風說道:“萱兒,這人是誰啊?”
柳萱從電動車走下來,輕聲說道:“他叫岳風。”
當年那場婚禮,驚動整個東海市,東海市又有誰不知道,溫婉柔美的柳萱,嫁給了一個廢物。
“噢,原來是那個廢物啊。”徐向東冷哼一聲,將自己的衣服脫下,就遞給柳萱:“萱兒,一路上很冷吧,快披上。我還給你買了禮物。”
說到這,徐向東打開車門,拿出一個盒子,十分高檔。
這盒子里面,是一雙水晶高跟鞋,這雙鞋看起來十分高貴,穿在腳上,一定又性感又有氣質。
早些年,岳家也搞過服裝生意,岳風認識許多著名設計師,如果沒記錯的話,這雙鞋應該是英國設計師,米娜設計的,鞋的名字叫水晶之戀。當年限量99雙,這雙鞋剛剛問世,就被搶購一空。
買這雙鞋的,大多都是名門世家。所以現在就算有錢,也買不到了。
徐向東手中的這雙鞋,雖然仿的很像,但制作略微粗糙,明顯是個贗品。
“萱兒,我知道你一直喜歡這雙鞋,怪我無能,找了很多地方,都沒找到真品。”徐向東將鞋遞過去:“所以我花費了三十萬,仿造了一雙。你先穿著,給我一個月的時間,我肯定能買到真的,到時候我再送給你。”
“不必了。”柳萱將鞋接過來,淡淡的說道:“根本不可能買到真的。就算能買到,價格也高的離譜,去年在拍賣會上,一雙水晶之戀,拍出了三千萬的高價。所以說,別再浪費時間了。我覺得這雙仿鞋,就已經很好看了。”
“這..”徐向東咽了一口唾沫,沒錯,自己全部的身家,也就三千萬左右,總不能都用來買鞋吧?當時他只能尷尬的笑笑。
然而這一刻,岳風一下子竄出來,一把將那雙鞋搶來,直接扔在地上!
“媳婦,別人的東西,我們不要。若是喜歡的話,老公給你買。”岳風一邊說著,一邊抓起她的手,拉著她就走向公司。
“岳風,你胡說什么呢!”柳萱低聲說著。
這里是公司門口,她作為總經理,也不好動怒。她下意識的想抽回自己的手,可是岳風卻緊緊的攥著。
“你給我站住!”徐向東一下子急了,媽的,這雙鞋三十萬呢,直接被扔在地上了,他能不心疼么!
“你什么意思啊?”徐向東大步的走過去,指著岳風大叫:“這雙鞋若是摔壞了,你賣腎都賠不起,你知道不?!”
“第一,柳萱是我老婆,請你離她遠點。”
“第二,我老婆冷了,可以披我的衣服。”話音落下,岳風將徐向東的衣服,直接扔在地上:“第三,我老婆喜歡的東西,由我來送。她這么漂亮,不穿贗品。今天晚上,我就把正品的水晶之戀,給我媳婦穿上。”
“你特碼好像傻逼!贗品還需要三十萬,就你騎個破電動車,哪來的勇氣裝逼?!”徐向東一下子火了,作為徐家繼承人,多少年沒人敢和自己這么說話了?
最讓人生氣的是,那岳風竟然沒搭理自己,拽著柳萱走進了公司。
“槽!這個煞筆!”徐向東一腳踹在電動車上,這一腳太用力,電動車直接被踹翻。徐向東覺得還不出氣,對著電動車又是一頓猛踹。
云初公司,總經理辦公室。
柳萱坐在椅子上,冷冷的看著岳風。她氣的酥胸發顫。徐向東是做房地產的,他的背后,可是江南第一家族,岳家啊!
自己的云初公司,正需要一筆五百萬的投資,還想讓徐向東做這個投資人呢,這下倒好,岳風這么一摻和,肯定給徐向東惹生氣了。
就不應該帶岳風出來!成事不足敗事有余,這句話形容他正好!
“你還呆在這干什么,滾啊!”柳萱瞪了他一眼,冷冷的說道。
“噢。”岳風嘟囔了一聲,轉身離開這里。
看見他那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柳萱氣不打一處來,恨的咬牙切齒。這幾年,身邊的姐妹紛紛嫁為人妻,她們的夫婿各個是人中龍鳳,最差的也有兩套房子,甚至有身價上億的。
再看看岳風,柳萱越想越委屈。今晚就是柳家年會,到時候家族的人,肯定又要拿岳風嘲笑自己。
“臥槽,誰給我電動車砸了?!”
云初公司樓下,岳風大聲的嚎叫著。
媽的,這電動車跟了他三年啊!每天買菜都騎著它,如今被砸成這樣,心里太難受了啊!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是徐向東那個二逼啊!
就在這個時候,幾個女人穿著職業裝,踩著高跟鞋走來。她們是柳萱公司的職員,此時對著岳風指指點點。
“你們快看,那個人是不是萱姐的老公岳風啊?”
“就是他!萱姐結婚那天,我去參加了。”
“你們看,他電動車壞了,在那心疼呢..”
幾個女人忍不住笑了出來。
“唉..”岳風根本沒注意到她們,嘆了一口氣,輕輕撫摸著電動車:“電動車兄弟,你放心,這個仇我肯定給你報。你放心..”
一邊嘟囔著,一邊拿出手機,撥打了家族的電話號。
“喂,我是岳風。我可以幫助家族。但是有兩個條件。第一,給我送來一雙水晶之戀。第二,我們家族的下面,有一個叫徐向東的吧?我想看到他一無所有。”
剛打完電話,手機就叮叮一聲,收到一條短信。是柳萱發來的,只有短短的幾個字:岳風,今晚是柳家年會,去買一套新衣服,別給我丟臉。
--
東海海岸,海景別墅。這棟別墅,可以一覽海景。就在剛才,族長約岳風來這里。
岳風大大咧咧的坐在搖椅上,岳家族長坐在他對面。此人叫岳天龍,是岳風的親大伯。
看著岳風的坐姿,岳天龍笑了一聲:“小風啊,幾年未見了,你還是這么放蕩不羈。”
“大伯,我晚上還有事,我們直奔主題吧。你說家族的資金斷裂了,說吧,缺多少。”岳風抓起一個大櫻桃,放入口中嚼起來。
“也沒缺多少..”岳天龍撓了撓頭,這位岳家族長,什么大世面沒見過,可是如今竟然有些拘謹,畢竟有求于人。
“就缺三十個億..”
什么?!三十個億?!臥槽!
“大伯啊,那個..我還有事,先走了啊。”岳風灰溜溜的站起來,抬腿就要離開。
“小風!”岳天龍也急了,趕緊叫了一聲:“小風,家族急需這筆資金!若是沒有這筆資金,偌大的家族,就要毀于一旦了!你說的那兩個條件,我全能幫你!徐向東今天晚上,我就讓他一無所有,水晶之戀已經在路上了。”
“大伯,我倒是想幫你,可我哪有這么多錢?”岳風深吸一口氣、
“小風,難道你真的眼睜睜的看著家族,土崩瓦解嗎!你銀行卡李余額,有三十二億啊!”岳天龍有些著急:“人不能忘根啊!”
岳風本來滿臉笑容,聽見這話,笑容漸漸消失:“大伯,當年我買東南石油股份。嫂子說我圖謀不軌,企圖轉移家族資金!家族上下幾百人,筆誅口伐,把我趕出家族!有誰替我說過半句話?!”
“你們明明知道,買股份的八百萬,是我一點點攢下來的,根本不是家族的錢!”
“這幾年我做上門女婿,活的不如一條狗,家族的人,又有誰來看過我?!”
“若不是家族資金斷裂,你們早都把我忘了吧!”岳風緊緊的攥著拳頭,一字一頓的說道。
“小風,這件事是我們不對,我們道歉..可是如今家族,真的需要這筆錢..”岳天龍上前一步,抓著岳風的手臂說道,長舒一口氣,咬牙說道:“小風,只要你肯資助家族,我可以做主,讓你出任紫玉公司總裁。你把身份證給我,明天你就去紫玉公司,會有秘書和你交接。”
紫玉公司,是岳家旗下,最有潛力的公司,屬于娛樂公司。現在有幾個一線明星,無數個二線明星,都是紫玉公司旗下的。
一直以來,紫玉公司都由嫂子管理。如今族長竟然說,愿意把紫玉公司交給他。
“行。我先走了。”岳風考慮一會,還是點了點頭。雖然三十億買個紫玉公司,有點不合適。但族長都快哭了,就答應他吧。
說完,岳風轉身離開,今晚是柳家年會,但是在此之前,還有一件事很重要。那就是同學聚會。眼看聚會就要開始了,這可不能遲到。高中有幾個兄弟,這么久沒聯系了,真的很想念。這次聚會,全班同學都到場,據說連美女班主任都會去。

另一邊,云初公司。
剛剛開完股東大會的柳萱,從辦公室里走出去,卻看到幾個女員工,正有說有笑的看著手機。
上班時間不好好工作,這怎么行?柳萱走上前去,正準備說兩句,卻看到她們手機里,正播放著一個錄像,正是岳風!
“電動車兄弟,你放心,這個仇我肯定給你報..”
視頻里,岳風正撫摸著電動車,滿臉傷心欲絕。
“哈哈,這人太逗了,這是誰啊?”
“你不知道嗎?是柳總的老公啊。”
“啊?不會就是那個廢物,岳風吧?我早都聽說,萱姐嫁給了一個廢物..”
幾個女生有說有笑。其中一個女生站起來,手舞足蹈的說著:“你們有所不知,今天我早上我來上班的時候,聽這個岳風說,要給柳總買一雙水晶之戀呢!”
“哈哈哈,這簡直是天大的笑話啊!”
“是啊,你看他那寒酸樣,電動車壞了,心疼成這樣,一雙水晶之戀三千萬,夠他賺幾輩子的了!”
她們討論的熱火朝天,結果這個時候,其中一個女生回頭,剛好看見身后的柳萱。那一刻,這幾個女生的臉,瞬間就變了。
“對不起柳總,我們這就去工作..”
柳萱緊緊的咬著嘴唇,她感覺自己的臉,都快要被丟盡了!身為總經理的她,此時也難免覺得臉紅,此時也不想出去吃飯了,把自己關在辦公室,眼睛忍不住紅紅的。
另一邊,岳風一邊哼著小調,一邊走回家。一會得參加同學聚會去,回家換個衣服。
本來心情挺好的,結果他打開門進屋,就看到沈曼坐在沙發上,左腿搭在右腿,冷冷的看著他:“岳風,你回來的正好,你給我過來。”
岳風入贅三年,對她真的是怕到極點。
“岳風,把你東西收拾收拾,明天去把離婚證領了,然后你搬出去住。”沈曼冷冷的說道。
“阿姨,可是..可是我是真心喜歡萱兒的..”岳風低下頭說道。三年的陪伴,肯定對柳萱產生感情了。
聽見這話,沈曼拍了一下桌子,站起來走到岳風身邊:“你喜歡我女兒?你拿什么喜歡?我忍你三年了,每天除了做家務,你還會干什么?你能配得上我女兒么?你知不知道,追我女兒的人有多少,徐向東剛才給我打電話,只要我女兒和他在一起,他馬上拿出兩千萬聘禮。”
兩千萬聘禮?岳風露出一絲笑容,徐向東是岳氏家族的旁系,也就是姑媽的兒子。徐向東的公司資金,全是岳家贊助的。剛才自己已經給家族打電話,不出二十四小時,徐向東就會一無所有。他去哪弄兩千萬?
“阿姨,我不會走。離婚可以,但是需要柳萱親自對我說。”岳風丟下這一句,轉頭走出房間。
“你算什么東西!你給我回來!”沈曼氣的跺腳,踩著高跟鞋追出去,但是岳風已經走遠。
傍晚,云初公司。
柳萱把自己關在辦公室一天了。岳風那段視頻,徹底在公司火了,成了所有人嘲笑的對象。
柳萱長舒一口氣,緩緩走出去,對了公司的員工說道:“行了,下班吧。”
“柳總,有您的快遞。”
前臺客服拿著一個盒子走來,遞到柳萱面前。
看見這盒子,一陣驚呼聲傳來!這..這也太高檔了吧?一個快遞盒子,竟然都是鍍金的?
“哇,這是什么快遞啊?”
“是啊萱姐,我第一次見到鍍金的快遞盒!”
“萱姐,肯定是誰送給你的禮物,打開看看嘛萱姐。”
別看柳萱平時很嚴厲,但是公司的員工,和她關系都不錯。此時大家都滿是好奇,幾乎全公司的人,都圍了過來。
柳萱也是納悶,自己從不在網上買東西,哪來的快遞啊?不過看見大家這么有興致,柳萱輕輕一笑,將這盒子緩緩打開。
然而也就是這一瞬間,所有人都傻了!足足沉默了十幾秒鐘,整個公司都轟動了!
“這..這是..水晶之戀?!”
“不會吧!這就是全球限量九十九雙,被拍賣到三千萬的水晶之戀?!”
“好美啊!這..萱姐,你太幸福了吧!”
一聲聲議論傳來,此時的柳萱,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對于這雙鞋,她已經喜歡了好幾年,只是簡單的一眼,她就足矣斷定,眼前這雙鞋,絕對是真品!
這怎么可能!柳萱嬌軀向后退了一步,她感覺自己好像在做夢一樣。難道是..難道是徐向東把公司賣了,給自己買的這雙鞋?想到這,柳萱心中滿是感動。今晚的年會,穿上水晶之戀,肯定成為全場的焦點。
--
東海市,盛世KTV。
這個KTV,是東海市有名的娛樂場所。這里消費很高,來的都是有頭有臉的人,門口都是豪車。這次同學聚會,就在這里。
岳風騎著新買的電動車,吹著口哨將電動車停在門口。本來想買輛車的,但是自己的身份證,剛才給了族長,只能先買個電動車了。哈哈,馬上要見高中的兄弟們,還有點激動呢。
結果電動車剛剛停下,就聽見一陣急促的鳴笛聲。
“讓一讓啊?!騎個破電動車,還占個車位?”
一輛寶馬5系停在旁邊,一個男人從車窗里探出頭,指著岳風叫了出來。
那男人和岳風四目相對,兩個人都愣住了!
“班長?!”岳風一下子跑過去。車里面的人,正是高中的班長,趙山河。
“岳風?怎么混成這樣了?”趙山河從車上走下來,上下打量著岳風,冷笑一聲,緊接著就快步走進KTV。
岳風那叫一個尷尬,想上前搭話,但趙山河根本不想搭理他。兩個人一前一后走到KTV包廂。此時同學們都已經到齊了,見到房門打開,所有人都看過去。
“臥槽,班長現在這么帥?成功人士啊!”
包廂里一下子熱鬧起來。全圍到趙山河身邊。
的確,趙山河一身西裝,看起來就價值不菲。最主要的是,他手里還拿著寶馬車鑰匙。
而一邊的岳風,身上穿著地攤貨,手里拿的電動車鑰匙,和送外賣的小哥是同款。此時根本沒人搭理他。那叫一個尷尬。
岳風不在意這些,他的目光環視一圈,這么多年沒見,班里的女生,一個比一個漂亮啊。不過最漂亮的,還是李沁。
李沁是班級的女神,她經常穿著牛仔褲,身材緊致。長的很漂亮。
幾年沒見,李沁平添了幾分成熟的滋味,溫婉迷人。此時她穿著緊身牛仔褲,那性感的身材,勾勒的淋漓盡致,別提多迷人了。
趙山河也一眼就注意到李沁,當時他眼睛都直了,忍不住問道:“李沁,你好漂亮,你現在忙什么呢?”
還沒等李沁說話呢,旁邊一個女生就搶先說道:“班長,你有所不知啊,李沁現在可厲害了,馬上就要當明星了!據說馬上就和紫玉公司簽約了。”
“嘩!”
在場一片嘩然,東海市誰不知道紫玉公司?好幾個一線明星,都是紫玉公司旗下的!
說真的,李沁長的太漂亮了,這女人比起一線明星,也是毫不遜色。
一聽見紫玉公司,岳風一下子來了興致,這公司從明天開始,就歸自己了啊。想到這,岳風露出笑容,走到李沁旁邊,正準備和她聊幾句,結果剛剛坐下,就看見李沁皺著秀眉,鄙夷的打量著岳風:“你能不坐在這嗎?”
“啊?”岳風慢慢站起來:“這有人嗎?”
“沒人,但是我不想坐在你旁邊。”李沁冷冷的說道:“岳風,你來參加同學聚會,不能換一身衣服么,穿著地攤貨,臟不臟啊?”

臥槽,我這衣服昨天新洗的,咋就臟了啊?岳風剛要說話,結果就被同桌徐浩拉走。
上學的時候,他們兩個關系最好了,一起打過架,一起逃過課。如今同學聚會,怕是只有徐浩不嫌棄他。
將岳風拉到一個角落,徐浩搖了搖頭:“兄弟啊,我告訴你,李沁那種女人,不是咱們這種diao絲能惦記的。坐在她旁邊,不是自取其辱嗎。”
岳風笑了一聲,也沒說話。酒過三巡,菜過五味。
李沁微醉,在眾人起哄中,她拿起麥克風,唱了一首歌。一邊唱著,一邊微微搖擺著嬌軀,那般模樣,真的是性感至極,不少男生都看楞了。不得不說,這李沁真的太美了!
一直到晚上,同學們才散場。今天班主任臨時有事,沒能來參加,大家約定好,下周一還要聚會。
散場的時候,男生們搶著要送李沁。結果走到KTV門口,李沁走上一輛保時捷。在眾人呆滯的目光中,離開這里。
“媽的,太美了。”徐浩在旁邊嘟囔一句:“老岳,怪不得你想挨著她坐。我要是能品嘗她一夜,少活十年也愿意啊。”
岳風冷笑了一聲。明天李沁要去紫玉公司簽約?很好,正好明天自己要去上任總裁。岳風心中想著,結果就在這個時候,一陣急促的手機鈴聲響起。
聽到這鈴聲,所有人都笑了,哈哈,這都什么年代了,還用老款諾基亞呢?
看到來電顯示的號碼,岳風趕緊接起來,還沒等說話,就聽見電話那邊,傳來岳母沈曼的聲音:“岳風,今天是年會你知道么?全家人都要等你么?趕緊滾回來。”
臥槽!岳風嗷的一聲叫出來,給這事忘了!
當著全班同學的面,將電動車開火,趕緊騎回去。都騎出挺遠了,還能聽到幾個女同學的嘲笑聲。
北海市一個高檔小區門口,停著一輛路虎,一個漂亮女人站在車前,不耐煩的看著手機。
“我回來了。”岳風大喘著粗氣,將電動車停下,跑到柳萱面前。他清楚的看到,柳萱的玉足,踩著的是水晶之戀,看來妻子很喜歡自己的禮物啊,竟然這么迫不及待的就穿上了。
結果柳萱卻冷冷的看了岳風一眼:“我告訴你,今天是柳家年會,你少說話,別讓我丟臉。”
“噢。”
岳風走上車。結果屁股還沒坐熱呢,就聽見一聲訓斥。
“岳風,你沒有西裝嗎?穿著地攤貨,丟臉你知道么?”岳母沈曼冷冷的說著。
此時沈曼穿著一條包臀短裙,簡直是美極了,成熟中帶著性感,很是端莊典雅。
岳風聳聳肩,也沒說話。
看見他那無所謂的樣子,沈曼更是氣不打一處來:“你是聾了還是啞巴?看你那廢物樣子,我女兒嫁給了你,真的是倒了八輩子的霉。”
“媽,你別生氣。”柳萱一邊開車,一邊輕聲說道。
“我怎么能不生氣?!”沈曼指著岳風說道:“我告訴你岳風,今天開完年會,你馬上去民政局,把離婚證辦了。別賴在我家不走,能聽懂人話不?”
岳風坐在那里,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柳家別墅外,此時已經停著一百多輛車。毫無例外,全都是豪車。
當柳萱一家趕到的時候,大廳里已經坐滿了人。見到柳萱,不少人都上前打招呼。
在這種場合下,岳風就像透明的一樣,沒有一個人愿意搭理他。岳風也不介意,反正自己來這里,就是湊熱鬧的,一會開放的時候,多吃點比啥都強。
但是總有一些人,喜歡沒事找事,比如柳志遠。他好像和岳風有仇一樣,每次見到他,柳志遠都要譏諷兩句。
“呦呵,這不是我柳家的好女婿,岳風嗎?”柳志遠走上前來,故意大聲的說道:“岳風,你身上這件衣服,我在地攤上見過啊,好像十塊錢一件?”
話音落下,岳風頓時成為全場的焦點,大家好像看猴一樣看著岳風。
“你別胡說,我這件衣服十九。”岳風嘟囔了一句。
“哈哈哈!”
周圍人一陣哄笑,有幾個女生,本來想保持姿態不笑,但是真的忍不住。
“你給我閉嘴吧。”
柳萱低聲說道。她感覺自己的臉,都要被岳風丟盡了。若不是家族規定,年會必須全員到齊,自己絕對不會讓他來!
“柳萱啊,不是我瞧不起你們家。你老公穿十九塊錢的衣服,也就罷了,但是你身上這件西服,也就千八百塊錢吧?”柳志遠哈哈一笑:“這么低端的西服,也好意思穿出來。看見我這身西裝沒?杰尼亞定制款,知道多少錢不?”
說到這,柳志遠伸出幾根手指,在岳風和柳萱的眼前晃了晃:“七十萬。”
“嘩!”
這一句話,讓周圍人投來羨慕的目光,不少女生都露出花癡的眼神,男生們也是羨慕不已。
柳萱緊咬著嘴唇,的確,自己身上這件衣服,一千二百塊錢。七十萬一身的西服,她想都不敢想。
柳萱感覺所有的人,都在看自己笑話,那絕美的臉上,露出一絲紅暈。
結果這一瞬間,岳風突然走過去,在柳志遠衣服上摸了一下。
“你有病啊!”柳志遠暴跳如雷:“這西服是你能摸的嗎!”
岳風露出一絲笑容:“我覺得你穿這件西服,并不適合這種場合。這件衣服,由意大利著名服裝設計師-弗蘭齊斯科·馬丁所設計。全世界只有一件,目前珍藏在意大利服裝博物館。所以你這件衣服,應該是仿品,不僅如此,這件衣服仿的很粗糙,在你右邊口袋上,還有沒剪掉的線頭。你可以現在把線頭摘掉。保守估計,這件西服值二百塊錢。就連我媳婦一千二百塊錢的西服,都比你這件質量好。”
“另外,這件衣服的設計靈感,來自于他的父親-彼特拉克,他父親破產后,得了抑郁癥,覺得這世界是扭曲的。所以這件西服的條紋,全部是扭曲的。”
“今天你穿這件西服,是希望我們柳家,馬上破產嗎?!”
岳風笑瞇瞇的說著,聲音并不大,但是卻傳遍全場!
靜!寂靜!
所有人都愣住了,這一番話,竟然是從岳風口中說出來的!
“對了,忘記告訴你。我媳婦對衣服的要求不高。但是她對鞋的要求很高。”岳風一字一頓的說著:“她腳上的高跟鞋,是水晶之戀。如果你沒聽說過,可以上網查一查。”
“嘩!”
“水晶之戀?是真的水晶之戀啊!好美..”
全場沸騰!在場的女人,都身價不菲,怎么會沒聽說過水晶之戀?只是一眼就可以確定,柳萱腳下的鞋,絕對是真品!
那可是水晶之戀啊,那可要三千萬啊!試問有哪個女人不喜歡?!一霎那間,柳萱成了全場焦點,一陣陣羨慕聲音傳來。
柳萱忍不住看了岳風一眼,結婚三年,她竟然第一次覺得,這個廢物有了點男人樣。不過岳風是怎么知道這些知識的?那意大利設計師的名字,還有這套西服的靈感,應該沒幾個人知道吧?
仔細一想,柳萱就斷定了,一定是剛才他偷偷上網查資料了!
“你簡直胡說八道!”柳志遠惱羞成怒,指著岳風大叫。
“啪!”
沈曼毫無預兆的一巴掌,甩在岳風的臉上!
這一巴掌很重,只是一瞬間,整個大廳沒有半點聲音,所有人都愣住了。
“岳風,你在這胡咧咧什么?趕緊給志遠道歉!”沈曼冷冷的說著。

現在柳家的大權,都掌握在奶奶手里。柳志遠深得奶奶喜愛。再說了,柳志遠現在發展的不錯,至少有三千萬的資產。得罪了他,怎么會有好日子過?
“媽,你這是干什么。”柳萱走過去,攔住沈曼。
雖然討厭岳風,但是畢竟是他,替自己解了圍。
岳風捂著臉,一個紅紅的巴掌印,清晰可見。可是他的臉上,卻帶著一絲笑意。三年了,整整三年了,這是柳萱第一次替自己說話。帶著笑容,岳風轉身離開。
“廢物東西,你給我滾回來!”走出很遠,還能聽到沈曼的罵聲。
就在所有人都看熱鬧的時候,在不遠處,突然傳來一個年邁的聲音。
“什么事這么熱鬧啊?”
柳家老奶奶一邊說著,一邊走到臺上。原本熱鬧的大廳,突然寂靜下來。
“好了好了,不用這么拘謹,都入坐吧。”柳家老奶奶擺了擺手,在人攙扶下,慢慢坐在椅子上:“根據可靠消息,東海市紫玉公司,換了一位年輕的總裁,明天就會上任。”
嘩!
全場爆發出熱議。柳家旗下,有十幾家廣告公司。最近這幾年來,柳家一直想和紫玉公司合作。因為紫玉公司,是東海市最大的娛樂公司。與之合作,穩賺不賠啊。
可是人家紫玉公司,背后是岳家啊!根本就瞧不起柳家!所以每次柳家提出合作,都被拒絕。如今紫玉公司換了總裁,柳家當然要嘗試一下,看看能不能合作!
“誰愿意去談合作?”老奶奶環視四周,緩緩開口:“若是能談下合作,那可為我柳家,立了大功!”
“我去!”
“老奶奶,我去!”
“我也愿意!”
所有人都爭先恐后的舉手。只有柳萱沒舉手。因為她知道,自己在柳家地位很低。
老奶奶看著眾人踴躍,贊賞的點了點頭,露出一絲笑容,指著柳志遠開口:“志遠啊,你明天去試試吧。”
柳志遠眉開眼笑,重重的點了點頭。
岳風獨自離開之后,就攔了一個出租車,回家睡覺去了。昨天晚上得知自己有錢了,激動的一夜沒怎么睡,今晚得補覺啊。
這一覺睡的特別香,第二天一早,岳風做完早飯之后,便騎著電動車前往紫玉公司。
大伯已經告訴他,秘書韓玥已經在公司等他了。
紫玉公司,位于東海市中央,最繁華的商圈。公司門口停著一排豪車。其中有不少跑車,都是公司旗下的明星座駕。
公司有規定,明星必須每日來公司報道,如果有急事,也必須要請假。所以公司附近,經常藏著狗仔。他們靠拍明星照片來賺錢,如果拍到緋聞,還能狠狠賺一筆。
臥槽,這騎電動車來,確實有點寒酸啊,該買車了..岳風心中想著,將電動車停在公司門口。
結果這一刻,一陣發動機引擎聲傳來,緊接著就聽見‘砰’的一聲,差點給岳風撞飛了。
回頭一看,一輛保時捷卡宴,和電動車來了一個親密接觸。保時捷只是有點劃痕,但是自己的電動車,車尾都癟了。
尼瑪啊!剛買的新電動車啊!又報廢了?
岳風欲哭無淚,就看見周邊圍上不少人,指指點點的在看熱鬧。
“你怎么騎的車啊?”一個極品美女,將車門打開,從車上走下來。
“哇..”
一陣驚呼聲傳來,這女人一出現,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她身穿包臀裙,腳下踩著高跟鞋,身材性感有致。這樣的女人,到哪里都是焦點。
“李沁?”
岳風叫了一聲,她還真來這簽約了!岳風露出笑容,雖然她撞了自己,電動車算是報廢了,不過還好,人沒傷到。也不打算追究了,正準備上前打招呼,結果這個時候,李沁也看到了他。
“是你?岳風?你怎么在這里?”
李沁緊鎖著眉頭,轉念一想就明白了,這岳風是紫玉公司的保安吧?
“你難道是瞎么?怎么騎的車?”李沁恨的咬牙切齒。這輛車剛買一周,如今撞了一下,雖然只是有點劃痕,但也很心疼啊。
“是你撞的我啊..”岳風滿臉無奈:“怎么反倒怪起我了..”
“怎么回事?”這一刻,一個中年男子的聲音傳來,保安隊長帶著一群保安,快步走過來。
見到眼前的這一幕,保安隊長心中一驚。電動車和保時捷撞了?這女人長的這么漂亮,應該是來公司簽約的明星啊,肯定得罪不起!
想到這,保安隊長指著岳風大吼出來:“你是干什么的?不知道紫玉公司,不允許電動車入內么?”
“還有這規矩?誰立的啊?”岳風冷冷說道。
“誰立的?我立的!”保安隊長上前一步:“抓緊給這位女士道歉!”
聽見保安隊長這話,李沁露出一絲笑容,指著岳風說道:“他是新來的保安吧?”
保安隊長一愣,看了一眼岳風。的確,這小子身上穿著地攤貨,還騎電動車,肯定是來應聘保安的。
“您放心,我肯定不錄取他!”保安隊長拍了拍胸脯,對李沁說道。說完便看向岳風:“今天是你第一天來上班吧?我宣布,你被開除了。”
這公司的風氣,不太好啊。岳風搖了搖頭,一個保安隊長,竟然這么勢力刻薄。
“我倒是要看看,你是怎么開除我的。”岳風嘴角上揚,慢慢的說道:“你有開除人的權利么?”
“你!”保安隊長指著岳風。這小子有毛病吧?的確,自己沒有開除人的權利,但是他來應聘保安,自己是保安隊長,以后他能有好日子過么?
“岳風,你是真惡心人啊。”李沁踩著高跟鞋,走到岳風面前,眼神中露出鄙夷:“保安隊長不能開除你,副經理能開除你吧?”
說到這,李沁拿出手機,編輯了一條信息發出去。不一會,就看見一個職業裝女子,快步從公司走出來。
這職業裝女子長的很美,身高一米六五左右,三十多歲,一身職業裝,黑色高跟鞋,特別有女人味,成熟中帶著性感。
“楊經理。”
見到這職業裝女子,所有保安和員工,紛紛鞠躬打招呼。這女人正是紫玉公司副經理,楊欣然。
“小姨。”見到楊欣然走來,李沁上前打招呼。正因為自己的小姨,是紫玉公司的副經理,有這層關系在,所以李沁才能和紫玉公司簽約。
楊欣然點了點頭,轉頭看向岳風:“給李沁道歉。”
啥?
岳風只感覺好笑:“我為什么道歉啊?你是誰啊。”
“這人腦袋有問題吧,副經理都不認識。”幾個員工小聲的議論著。
“是啊,還不道歉,自找苦吃呢?”
楊欣然冷冷的看著岳風,鎖著秀眉說道:“你是來應聘保安的吧?誰招聘的你?誰招聘的都無所謂。不道歉對吧,我現在以副經理的身份通知你,你被開除了。騎著你的電動車,滾吧。”
“我滾?”岳風指著自己,笑了一聲說道。
“你聾么?聽不懂話么?”李沁恨的咬牙切齒,冷冷開口:“算我今天倒霉,遇到你這只蒼蠅。你刮壞我的車,我也不想讓你賠了,你現在趕緊滾,我不想看見你。”
“滴滴滴!”
也就是這一刻,一陣車鳴聲傳來,一輛賓利橫在眾人面前。緊接著走下來一個二十出頭的女子,女子穿著黑色西裝,帶著一副黑框眼鏡。
“總裁,對不起,我來晚了。”秘書韓玥快步走過來,到岳風面前,九十度鞠了一躬。
看完整版關注公眾號 文鼎網 回復數字 40288



TA的其他文章
分享到 :
0 人收藏
這家伙很懶,沒有簽名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廣告業務|關于我們|下載APP|寫手之家 ( 湘ICP備17024436號 )|網站地圖|湘公網安備43080202000239號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
快乐赛车计划 上海时时乐秘籍 体彩七星彩开奖现场 11月14日福彩开奖结果 百度 十分彩网可信吗 股票行情实时查询002683 海南飞鱼彩票开奖号码 陕西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 开心棋牌有挂吗 3d组选奖号389 69棋牌游戏中心 qq分分彩计划专业版 福建11选5走逝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