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叔走好

2019-10-16 16:11
2520
招聘各科兼職寫手 稿費周結
叔叔走好
老家來電,說叔叔死了,我的心里如猛然撞到了一塊石頭,不禁失聲痛哭起來.這倒不是說我和叔叔建立起了怎樣特殊的父子感情,真實的說,是我自己在哭自己。
         叔叔長我十二歲,聰明絕頂,隨著新中國成立的一聲炮響,他在村里上了小學,爾后又考入了縣重點中學.由于他的專心刻苦以及上帝賜予他的智慧大腦,他的學習成績始終排到了年級第一,成了大青山腳下黑水河畔曉有名氣的神童。可是,上帝又像故意開玩笑似的賞賜給了他一個極端貧窮的家庭。他的上學常常是在空肚子中度過的,寒冬時節沒有棉衣穿,以至于握筆的小手顫抖的難以寫出四四方方的漢字來。不久,他患上了嚴重的支氣管哮喘,兩頭出氣,奄奄一息,學校領導流著眼淚把他送回家里,那年,他離上高中僅僅剩下了一個半月的時間。我記得,叔叔回家后當過一年多的大隊會計,算盤撥打的猶如落地珍珠,美不勝收。他的才能不禁使我佩服的五體投地,我暗暗發誓,長大以后要向叔叔一樣的能干,并掙到好多好多的錢,把他的病治好,讓他做出更加偉大的事情來。然而,正當我以他為偶像激勵自己的時候,叔叔卻突然之間神秘的消失了。家里人四處奔走,八方呼叫,終不能有一點蛛絲馬跡。巫婆說,今年是黑河水泛濫成災之年,黑水怪要定期出來吃人,你們的叔叔十有八九被黑虎精吞食了。
面對滔滔肆逆的黑河水,爺爺領著我們全家在岸邊燒了兩張麻紙,又向河里扔了幾個用高粱面蒸出的菜團子,隨后來到了河神廟里,分做三排給河神跪了下來,乞求它大顯神威,從黑虎精口里奪回叔叔的小命。不料,一陣龍卷旋風刮來,吹翻了案上的香火供品,大家才醒悟叔叔再也不能回來了,一個個哭紅了眼睛,喊啞了嗓子。在思念親人的痛苦中,叔叔從我們的記憶里慢慢地消失了。
在我上小學四年級的時候,正當我積極投身于“文化大革命”的洪流時,公安廳突然來人對我們全家進行隔離審查。他們聲言叔叔在幾年前已叛逃出國,在蒙古加入了克格勃特務組織,現在,因從事間諜活動被我邊防人員抓獲......這個爆炸式的新聞,不亞于一聲晴天霹靂,直把全家人嚇的魂飛天外,比當初聽到黑水怪吃了他的時候還要驚恐萬分。
后來我們才知道,叔叔確確實實沒有死,他被關押在了當地最高級別的政治犯看守所五處。事情原來是這樣的,那年,校長在送他回家時,給了他兩丈布票,要他做一身棉衣棉褲,爭取早日康復,繼續回校讀書。誰知,叔叔在忙于會計工作的時候,卻把那兩丈布票給丟失了,這下可把他急瘋了,當時的布票由國家配給,比錢都緊張,自己不穿棉衣倒是小事,可如何償還這位熱心的校長呢?情急之下,叔叔私自蓋上了大隊公章,偷偷地開出了一個嬰兒出生證明,從公社冒領了兩丈一尺五寸布票。正當他膽戰心驚地觀望著形勢時,天機還是泄露了。村支書愛惜他的才干,悄悄地對他說,明天公社要派民兵來抓你,你要馬上找個地方躲起來,等事情平息后再回來,會計的位置給你留著了。驚魂不定的叔叔在當天晚上就逃出了村子,真是急急如喪家之犬,忙忙似漏網之魚。緊迫之中,他決定去二連浩特這個邊防小城隱居一段時間,這里離家很遠,又有一位本家親戚四大爺定居,應該是一個理想的藏身之所。誰知,他千辛萬苦地找到了四大爺,四大爺卻六親不認,說什么也不肯收留于他。無奈的叔叔只好拿上了四大爺賞給的兩個窩頭,離開了這座陌生的小城。隆冬的邊塞奇寒無比,刺骨的北風夾著砂粒比刀子還要鋒利,他衣單少食,又沒有路費,哪里是他的去處呢?如果爬上貨車回家,恐怕家未到,身子先凍直了。求生的欲望使叔叔橫下了最后的決心,他迎著怒吼的北風,頭也不回地走了下去。餓了,啃上兩口四大爺賞給的窩頭;渴了,就捧起一把積雪塞到嘴里。為了過夜,他偷偷地藏在牧人的羊圈里,緊緊抱住了毛茸茸的綿羊肚皮,在令人毛骨辣然的狼嗥聲中捱到了天明。終于,在一個風雪交加的黃昏時刻,趁著邊防哨兵的換崗之際,他神奇般的穿過了中蒙邊界,浪跡到了蒙古人民共和國。
開始時,蒙古國以為他是中國派遣過去的奸細,于是不容分說的將他逮捕了。后來,經過不斷地審問觀察,最終斷定這個十六七歲的少年是個真正的良民,于是將他釋放了,并保證不將他遣送回國。這個結果使叔叔感動地像倒蒜似的往下磕頭。不過,蒙古人又對他說,看來你的身體確實有病,需要接受檢查治療,否則就要把你驅逐出境。多疑的叔叔以為蒙古國要拿他做實驗解剖,立即給中國大使館寫去一封急信,請求他們給予人身保護,以免死無葬身之地。叔叔完全沒有料到,他的多余變成了弄巧成拙,蒙古人不但控制了他的支氣管哮喘,還給他安排了一份收入頗豐的面包工作,而他的非法越境身份卻完全暴露給了我方政府。
叔叔在蒙古做了兩年面包工人,就自費上了當地的一所醫科大學,不久當上了醫生。手里的錢越來越多了,他就全部地存進了銀行。叔叔沒有考慮要在蒙古呆一輩子,他只是想,家里的生活一貧如洗,應抓住這個大好時機,多能掙錢多掙錢,一旦有了機會,就要義無反顧地回到父母身邊,那里才是他唯一的家。可是,就在他一心一意地準備著回家時,蘇聯特工的眼睛卻在他身上打起了主意。他們花言巧語地論述著克格勃組織的神圣偉大,要叔叔投身到這個組織的懷抱,做出一番驚天動地的事業來。叔叔當然明白他們的真實意圖,因而不止一次的拒絕了他們的邀請。但是,老辣的蘇聯特工并沒有停止在叔叔身上的工作,他們改變了空洞的說教方式,不停地給叔叔放映“文化大革命”的新聞錄像,還煞有介事地說,自從你叛國到了蒙古后,你的全家像瓜蔓抄一樣的一個個被殺掉了,你不給全家報仇,還算得上是一個男人嗎。叔叔還是半信不信,可那新聞記錄片上的打斗場面能是假的嗎?在絕望、困惑、痛苦與瘋狂的情緒下,叔叔終于無耐地加入了克格勃組織,接受著系統的特工訓練。
無疑,叔叔的所有活動都逃不過中國使館人員的銳利眼睛。在他第一次接受任務潛往內地時,一下火車,就被邊防民兵逮了個正著。從哪里走出,再從哪里回來,一個輪回過去,叔叔成了真正的叛國公敵。
但不管怎么說,叔叔的被逮捕還是給全家帶來了一絲關于他還活著的喜悅,可是,這種喜悅很快的就被接二連三的災難淹沒了。造反派把我們全家人一個個地壓上了歷史的審判臺,他們要爺爺奶奶和父親母親們徹底交代叔叔里通外國,陰謀顛覆無產階級政權,復辟資本主義的滔天罪行。而爺爺奶奶輩們連蘇聯蒙古的國名都不清楚,又怎能說明顛覆與復辟的陰謀。于是乎,震天動地的口號聲此起彼伏,一浪高過一浪,極端造反派的拳頭猶如排山倒海之勢沖向了他們的軀體。我想扶起昏死過去的奶奶,也被他們毫不留情的打翻在地,隨即撤掉了紅小兵猛虎隊的袖章,一下子由一名紅色造反派的小領袖變成了黑色階下囚。以后的整個中學時代,我不能加入共青團,不準參加宣傳隊,甚至沒有資格站到大合唱的隊列中。我恨死了叔叔,一個人常常躲在暗地里詛咒他快點死去,他若不死,別人就不能活著。
果然,我的讖言如同摩非定律般的應驗了。沒有幾年,爺爺奶奶一起喝下了農藥,父親母親相繼 追隨而去,我們兄妹五人呼天哭地從此成為了天涯孤侶。面對一批批根正苗紅的青年神氣十足地上了大學,當了工人,參加了人民解放軍,我們只有握緊犁把和鋤頭,汗水與淚水不停地咽到肚子里,可能去怪誰呢。
那件事情把我嚇壞了。大妹天生一副甜美純潔的嗓音,面目清秀典雅,當一名歌手或者演員成了她如癡如醉的追求。可一連三次的考試都是因政審不過關而紛紛落馬,一個出口成歌的少女一下子變得郁郁寡歡,沉默不語,要不是我的警覺,她就要把那二十片安眠藥一次性地吞到肚里。
我不能沉默了。身為兄長,如果連弟妹的生命都保護不了,還有什么臉面去向爹娘交代。面對他們的亡靈,我發誓不讓第三代中的任何一個人掉隊。于是,我想起了大義滅親,多次寫信給高級法院和看守所五處,強烈要求他們宣判叔叔的死刑,并且立即執行。叔叔的惡債已由兩代人還清,沒有理由再讓我們這代償還了。
冰冷的蒼天終于有了回應,恢復高考后,我以同等學歷的資格考入了大學,盡管還是受到政治陰影的困擾不能升入重點,但終歸使這座巨大的冰山解凍了。兄妹們激動的徹夜未眠,他們都勸我不要再給法院寫信了。
有道是好事不成單,就在我走出大學校門的時候,叔叔也被釋放回家了。盡管我們十分地怨恨他,但親情的關系是割不斷的。那天,我們給他打掃干凈了爺爺奶奶的屋子,又準備了一桌豐盛的飯菜,以迎接這位陌生叔叔的回家。可是,當他看到僅有這幾個小輩在向他舉杯時,他竟然發愣的一句話也說不出,隨著,眼淚一股一股地流了下來,任憑我們百般勸導,他還是沒有吃下一口飯去。
我們都勸叔叔和我們生活在一起,以便相互間好能照應,可是他說什么也不肯。我的心里不免動氣:一個勞改犯牛的什么,雖然村里給了你一塊薄地,你連牛馬農具一樣也沒有,怎么去干活呢,離開我們,看你能走多久!
死愛面子的叔叔真是有股牛脾氣,他拖著一副病懨懨的身子,不管任何人的勸解,只顧在自己的份地上干活。他不精通如何耕耘,但卻懂得怎樣去保護好幼苗;他沒有水泵抽水灌田,就用臉盆一盆一盆地端著來澆。玉米半生不熟的落地了,他就一捆一捆地往回背,一筐一筐地往回挑,跌跌撞撞,爬倒了起來,起來了又爬下。我們實在不忍心他這樣的玩命了,再次懇求他接受我們的幫助,可他還是照樣地把我們送出了門外,就像一個乞丐在理直氣壯地趨趕著主人家的門狗一樣。我們徹底氣怒了,發誓不再邁進他的門檻,生死由他去定。
后來,大概是他實在干不動了,或者是在完糧納稅后,連吃飯的口糧都沒有了,他才想起要向信用社貸款,在自己的破屋里辦一個小賣部。可他怎么會想到,一個純粹的政治犯人,沒有人給你做經濟擔保,哪家銀行會給你貸款呢。我想,這一次他一定會向我們借去存折做貸款抵押了。誰知,他卻向公安廳看守五處寫了一封長信,說他在地里干活難以活命,想借款做點小本生意又求貸無門,懇請他們能向當地領導寫封信,解決五百元的貸款,否則,他寧可再次入獄,坐穿牢底,接受政府的長期改造。
叔叔的誠心感動了上蒼,沒過幾天,信用社的領導親自送貨上門,五百元的貸款沒用我的任何抵押自動解決了。接過沉甸甸的五張大票,叔叔激動的哭了,他知道,這錢比他丟在蒙古的幾萬元更有價值。
根據有限的資金,叔叔開始做一些油鹽醬醋茶的小本生意,第一炮打響了,他很快還掉了五百元的貸款,并擴大了經營范圍,凡是村民食用的物品都可以在他的小鋪里買到。由于熱情周到的服務,以及薄利多銷的經營理念,他的生意像滾雪球似的越滾越大,不但牢牢地抓住了村里的顧客,還吸引了周邊的大量游人。他的小屋再也承受不下去了,于是,發了狠心推倒了曾經三代人居住過的茅屋,蓋起了一座亮堂堂的也是村里唯一的二層小樓。作為一點感謝,叔叔把他的份地讓給了我們去經營,以增加我們的土地收入。在他的帶動下,村里的小賣部像雨后春筍般的建立起來。他又及時的轉移資金,建立了本鄉第一家私人診所。靠在蒙古學到的醫療技術,他不但給人看病神奇高效,還能治好農畜的各種疑難病癥,成了小有名氣的兩棲醫生。為此,他領到了村里第一筆由政府頒發的萬元戶獎金,新聞媒體還特別報道了他的發家過程:《從一個勞改犯走向萬元戶》。隨著,他的應酬也多了起來,各種名目的請柬像雪花片似的飄向了他的二層小樓,可謂紅極一時,出盡了風頭。
相反,跟不上時代的我,雖貴為同輩中的老大,可連成家也排在了最后。隨著一大二貧三丑時光的來臨,原有的女友一個個作鳥獸散,新的女性惟恐躲閃不及。為了取妻生子,只好離開了難以割舍的弟妹侄女,只身跑在了遠離故土的西北邊陲。那里,雖然風沙茫茫,鳥跡罕至,但人情純樸,世風豁達,博大渾厚的沙漠文化很快地熔化了我這個來自異地的文化人。我第一次隱瞞了年齡,夸大了財富,戴上了假發,違心的贏得了一位比我小十多歲的妙齡牧女的青睞。正愁送不上財禮而使婚姻陷入危機之際,叔叔很快匯來了五千元的現金和一盒金銀首飾,這無異于雪中送炭,暑中降雨,不僅使我避免了朝著獨身主義的道路繼續前進,還極大地維護了我在牧民中誠實守信的光輝形象。我激動地淚如泉涌,向著遙遠的大青山黑河水,給叔叔磕了六個響頭。
此后,我開始給叔叔寫信了,除了客套地說些保重身體注意休息的話外,還特別叮嚀他,要趁著年富力強之際,早日成家為重,天倫之樂才是最大的快樂。然而,我的忠告就像我的施舍一樣蒼白無力,叔叔既不成親,也不胡養女人,甚至連抽煙喝酒打麻將的任何習氣都沒有。鬼都知道,在他的周圍有多少雙半老徐娘青春少婦甚至妙齡少女的眼睛向他暗送秋波明示風騷啊,可他的眸子除了死死盯住他們手腕上的脈搏外,其他的什么也不管不顧。有多少機會是他單獨給 女感冒患者打針,常常是叔叔還沒有令其放松褲帶時,患者就早早地退下了褲子,而且越退越深直到膝蓋以下。赤裸著的下半截胴體即使不食人間煙火的神仙也會亂其心性,可叔叔的手除了按住她們臀部上的穴位外,其它的部位連碰都不碰一下。叔叔唯一想到的他是醫生,而醫生的職責就是治病救人,亂了方寸,打錯了穴位,那還得了。可話又說回來,也正是由于他的高尚醫德,他的患者才像走馬燈似的來光顧于他。到別的地方瞧病,一般都是男人帶著女人的,而到叔叔這里來,男人們盡可以放心大膽地在地里干活,誰教他的綽號是“君子大夫”呢。
其實,君子大夫在某些方面也并非君子,對于女患者的收費就像對男患者的收費一樣,叔叔都是照章辦事,決不讓利,他寧可讓人們罵他刻薄,也不讓人說他賣乖。我想,他這么做大概是不想讓肥水外流吧,你看,他對我們兄妹的援助是如何的出手大方。那年,二弟因車禍生亡,靈柩就停在了他的院子里,叔叔不僅承擔了安葬二弟的全部費用,還撫養著他的孩子上學,僅此一項就花掉了他幾年的積蓄。
當然,我的心里一直也有個疑團,叔叔在蒙古期間是不是已經有了家庭,或者說至少也有個女人吧,否則,他怎么會像個木頭似的閉而不談女人呢?人家有了錢,外面彩旗飄飄,里頭紅旗不倒,而他卻獨居小樓,始終掛著一面白旗迎風招展,不是愛情至上主義者,如何煎熬得了。
我的判斷還真是說準了,中蘇關系解凍后,在他的小樓門口,突然間闖進了一位中年蒙古婦女,身后還領著一位二十多歲的小伙子。那女人聲稱,叔叔是他的丈夫,這男孩是他的親生骨肉。看樣子,叔叔也承認了這個事實,不然的話,他怎么會讓他們長期住下來呢。人們到現在才相信,叔叔原來也不是神仙。可是半年后,當那對母子提出,要賣掉叔叔所有的財產,給他辦理蒙古的遷證時,叔叔發怒了。他說,這里有他的侄兒侄女,有他的事業樂趣,還有他父母的墳塋,他生前不能盡孝,死后還要和他們魂歸一處,他再也不想離開這片生他養他的熱土了。在激烈的爭吵了幾天后,叔叔堅決地給他們買了火車票,含淚打發他們回到了蒙古國。對于他的不近人情,人們更是匪夷所思,這么多的財產,不讓妻兒繼承,難道還要帶到棺材里嗎。
蒙古母子走了以后,叔叔的身子也越來越弱了,難以忍受的哮喘病折磨得他活象一根木頭柱子,人們也很少來他這里看病了。他似乎也有了一種歸天的感覺,因此一度關閉了店門,專心自制地給自己置辦棺木壽衣,為侄兒侄女門寫下最后的遺書。在遺書里,他把財產全部分給了我們,并要求我們千萬不要給他舉辦葬禮,只要把他歸入祖墳就萬事大吉了。大概他怕我們小輩們不懂得安葬規矩,還特意叮嚀,要把他的棺木安放在爺爺奶奶的正下位,父親母親的右平側,二弟弟的左上方,他的墓室里不要配放任何女人的尸骨,他要等著那個異國女人的到來。
就這樣,叔叔從從容容的打發自己走了,他的生命終點永遠停止在了五十六歲。應該說他在我家的亡靈中也算的上是高壽了,所以我并不以此為憾。遺憾的是在他臨終以前沒有見他一面和他說上幾句告別的話,當我千里迢迢地趕到他面前時,他已經長眠不醒了,無論我如何地哭天搶地,他再也不理我了。
我看到叔叔躺在自己買下的柏木棺材里,穿著自己親手制成的紫綢壽衣,神情似乎安然憂郁,嘴角間還帶著一絲淡淡的苦笑。他在給我的遺書中說:侄兒元元,你從小最乖,但也最苦,在你活蹦亂跳的時候,你承受了不應該承受的一切,這都是叔叔的罪過,叔叔無法彌補你的損失,只能給你留下兩萬元的存款,就讓你的孩子圓了你的作家夢吧!
我的身子顫抖得就像缺了毒品的煙鬼,直到現在,我才算真正的認識了叔叔,我的叔叔是世界上最好的叔叔,有誰能超過他呢。我第一次設想,假使叔叔生在一個富有的家庭沒有患病輟學,假使他在犯下那點錯誤時民兵不去捕他,憑叔叔的天賦,什么樣的大學考不上,什么樣的工作不能勝任啊。叔叔失去的比我太多太多了,真正該懺悔的是我這個心地狹小的晚輩。但我只說了一句話:叔叔,你走好。

TA的其他文章
分享到 :
0 人收藏
這家伙很懶,沒有簽名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廣告業務|關于我們|下載APP|寫手之家 ( 湘ICP備17024436號 )|網站地圖|湘公網安備43080202000239號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
快乐赛车计划 梦幻155低端五开赚钱吗 黑龙江十一选五任三遗漏 金沙棋牌游戏官方下载 vr体验店不赚钱 吉林十一选五遗漏導航 七星彩走势图预测杀号 微信流量怎么赚钱的钱 福建十一选五预测软件 开个职业介绍所赚钱吗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直播现场 怎么炒莱特币赚钱 内蒙古11选5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