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各科兼職寫手 稿費周結
[size=17.1429px]
[size=17.1429px]
華夏,中南省,江城市。
全市最大的古玩市場門口,一位西裝筆挺的中年人站在一輛加長林肯前。
“少爺,五年了,老爺已經知道錯了,您就回去吧!”
“想讓我回去?先叫他把現在的老婆休了再說!”
老者說的淚聲俱下,可林凡卻是一臉漠然。
“當初把我從蕭家趕出來的是他,現在又叫我回去?”
“你回去問問他,他把我鑒寶至尊林凡當成什么了?”
剛轉身走了沒幾步,林凡忽然又折反回來,淡淡的道:“對了,忘記告訴你了,我現在姓林,不姓蕭!”
說完,林凡從路邊撿起一個塑料袋,將剛從市場淘來的紫金琉璃盞裝了進去。
然后頭也不回的大步離開,只留下老者一個人喃喃出聲:“蕭林凡,林凡,看來少爺還是沒能從夫人過世的傷痛中走出來啊……”
蕭家,華夏唯一一個具有千年歷史沉淀的古老鑒寶家族,掌管著當今世界上最大的拍賣行——鴻蒙拍賣行,幾乎壟斷了所有的高端首飾行業,就連金礦都有好幾十座。
對蕭家人來說,視金錢如糞土,真是在合適不過的形容了。
而蕭林凡,不,而林凡,則是蕭家現今唯一的繼承人,同時也是當今世上最年輕的鑒寶至尊。
鑒寶至尊,這是個古老的稱呼,華夏鑒寶界的傳奇,歷代都只在蕭家出現,只因蕭家有著傳奇的鑒寶之術——紫極魔瞳。
只不過,因為五年前的事情,林凡被迫離開蕭家,自此改名換姓,做了夏家的上門女婿,只因他愛她。
來到一家中型的拍賣場門前,門口一個靚麗的倩影正焦急的四處張望。
這是她的老婆,夏天,一個無論是顏值還是身材都是極品的女人,也正是如此,五年前的婚禮,讓整個夏家成了江城的笑話。
因為夏天當時正急著找一個老公來爭奪家產,而恰好出現的林凡,很不幸的成為了這個人選。
夏家旗下有一家拍賣行和數家古玩店,只可惜在江城頂多只能算一個二流家族,五年來,隨著老爺子年齡越來越大,夏家的業績也越來越差,尤其是近幾年,眼看著連二流家族都算不上了。
看到林凡慢悠悠的走過來,夏天頓時氣不打一處來,臉色難看的呵斥道:“五分鐘,你整整遲到了五分鐘,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啊,還不趕緊給我進去!”
說完,夏天臉色焦急的踏著高跟鞋走進了拍賣行。
在她的眼里,是看不起林凡的,當初要不是為了爭奪財產,打死她也不會和林凡這種窩囊廢結婚。
如今五年過去,她對林凡更加厭惡了,每天無所事事,也不說找個正經工作,天天就泡在古玩市城里轉悠,偶爾還撿個破爛回來顯擺,美名其曰撿漏,她真的是受夠了。
林凡尷尬一笑,趕緊低著頭跟了上去。
今天是夏家每年一度的業績評比,每年的這個時候,家族的每個支系都要拿出一年收來最好的古玩進行評比,以此來決定各家去年一年來的業績。
原本各家對這個評比都是敷衍了事,但最近幾年,所有人都開始重視起來了,因為老爺子年事已高,隨時都有可能撒手人寰,。
這可是關系到各家在老爺子心中的地位。
地位越高,分財產的時候自然拿的越多。
“林凡,你給我記住,待會進去一句話也不要說,今天的評比事關重大,我不想因為你丟臉。”
進入了拍賣行,夏天還不忘扭頭警告林凡。
林凡苦笑著點了點頭,一臉無奈的表情。
看到林凡這個表情,夏天真是殺了他的心都有了,這個男人就是這么窩囊,你說你好歹也是個男人,沒本事就算了,連一點血性都沒有,整天唯唯諾諾的樣子,活該被他們欺負!
結婚五年,這家伙除了在家里做家務就是去古玩市場晃悠,要不是為了爭奪家產,她早就和這個廢物離婚了。
兩人來到了會議室,夏家的其他支系代表已經在等著了,尤其是他們的死對頭大伯家的兒子夏鵬輝,更是一臉嘲諷的看著自己。
“哎呦,我說夏天,你的架子真是越來越大了,這么多人就只等你一個。”
“哎,人家也想早點來啊,可是沒有能拿的出手的東西,早點來干嘛,丟人嗎?”
“夏沫,這說這話就不對了,誰說人家沒有拿的出手的東西了,這不是帶了一個廢物過來么。”
“哈哈……是啊,說起廢物,咱們跟人家比差的可不是一點半點啊。”
以夏鵬輝為首的支系,全都對著夏天冷嘲熱諷,順便還不忘把林凡這個廢物擺到桌面上鄙視一番。
在他們眼里,林凡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廢物,門口的乞丐都比他強一萬倍。
甚至他們從來都沒把林凡當個人來看待,也就夏天無知,居然還指望這樣一個廢物跟他們爭奪家產,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哎呦,我說林凡,看你手里的塑料袋,是不是又在古玩市場撿垃圾了?”
夏鵬輝笑呵呵的看向林凡,眉宇間盡是嘲諷。
“不好意思,那叫撿漏。”林凡義正言辭的糾正道。
夏鵬輝嗤笑道:“哈哈,就你這樣的還撿漏,你當你是鑒寶至尊蕭林凡啊?”
林凡淡淡一笑,道:“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呢?”
話音剛落,會議室里立刻響起了一片嘲笑之聲,許多人甚至捂著肚子笑的前仰后合,仿佛聽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
這個林凡還真是不要臉啊。
一個廢物,居然還有臉說自己是蕭林凡,別看你們名字只差了一個字,可這命運差卻了十萬八千里啊。
梁靜茹都不敢給你這個勇氣!
面對著來自大家的嘲諷,夏天的表情逐漸難看起來,但她還是選擇了沉默。
在她的眼里,林凡丟人是林凡的事,跟她沒半毛錢關系,只要戰火不波及到她就行。
“我說夏天,今天可是家族評比,你該不會真的要靠這個廢物吧?”
夏鵬輝似乎想證明自己有多優秀,指了指會議桌上的青花瓷道:“你知道這是什么朝代的嗎?明朝的,蕭氏拍賣行給出的估價是三千萬,這青花瓷上的一塊漆都比你這個廢物老公金貴。”
林凡笑而不語,整個會議室頓時響起了一片嘲笑之聲。
夏天臉色越來越難看,雖然她打定主意不管林凡,可是夏鵬輝的話說的越來越難聽,而且已經漸漸把話題開始轉移到她的身上,她要是再不站出來,還不知道夏天鳴待會怎么說自己呢。
“夏鵬輝,大家好歹都是親戚,你說話最好積點口德。”
夏天黛眉輕挑,語氣不滿的回應道。
“鬼才跟他是親戚!”夏鵬輝冷冷一笑:“他只是入贅到夏家的一個廢物而已,一個只會吃軟飯的寄生蟲,就是因為這個廢物,害的咱們夏家在江城都抬不起頭!”
“你!”
夏天面紅赤耳,他們說的不錯,五年前她和林凡的那場婚禮,的確讓整個夏家淪為了笑話,甚至很多人都因此拒絕跟他們合作,也正是因為如此,老爺子才開始疏遠她,并且大有把她趕出夏家的跡象。
這時,林凡突然將手中的塑料袋扔在桌子上,一件精美絕倫的琉璃盞順勢滑落出來。
“這是……之前在新聞上被歷史上最具傳奇色彩的鑒寶至尊蕭林凡譽為佛教圣器的紫金琉璃盞?”
夏家首席鑒寶師傅全忽然發出一驚呼,瞬間驚出了一身冷汗。
林凡滿意的點了點頭,淡然道:“我記得當時蕭林凡好像說過,這東西價值兩個億來著。”
林凡話音未落,整個會議室瞬間寂靜無聲。

“哎呦,兩個億呢。”
寂靜的會議室里忽然爆發出一陣哄堂大笑。
“你這東西該不會又是從古玩市場里淘來的吧?”
這個時候,夏鵬輝忽然一臉戲謔的看向林凡。
林凡淡淡的撇了他一眼,如實說道:“不錯,的確是從古玩市場淘回來的。”
此話一出,頓時惹的在坐的夏家成員捧腹大笑。
“臭小子,整個江城誰不知道古玩市場里的東西十有八九都是假貨,你買個假貨糊弄也就算了,可你起碼買個沒那么出名的好吧?紫金琉璃盞這種圣物你居然也敢假冒?”
夏家的其他成員同樣滿臉譏諷的看著林凡,很顯然,他們也不信桌子上的紫金琉璃盞是真品。
傳言紫金琉璃盞有兩千多年的歷史,華夏至今只殘存一對,其中一只被鑒寶至尊蕭林凡收入囊中,剩余一只下落不明,這是全華夏古玩界眾所周知的事情。
林凡一個廢物,怎么可能會走那個狗屎運。
“就是,你拿這個東西糊弄一下別人還行,居然還敢拿到今天這種場合,我是該佩服你的勇氣呢,還是該嘆息你的無知?”
“傻逼,你是不是忘了我們夏家是干什么的了?你當我們夏家的首席鑒寶師是吃素的嗎?”
“夏天,老爺子生平最反感的就是弄虛作假,你玩這種卑劣的手段,就等著被老爺子逐出家族吧。”
會議室里又是一陣哄堂大笑,格外的刺耳。
瞬間,夏天臉色猛的一沉,走到林凡身邊,上去就是一個巴掌,怒斥道:“我給了你五十萬,你就給我買回來個假貨!”
林凡眉頭一皺,想解釋一下,誰知,夏天轉眼又是一個巴掌呼了過來。
“你給我閉嘴,你還嫌沒丟夠人嗎?你知不知道今天這次評比對我來說意味著什么?”
夏天此時殺了林凡的心都有了,這個廢物林凡,真是害死自己了。
林凡捂著滾燙的臉頰,委屈巴巴的道:“對不起……”
夏天氣呼呼的環胸坐在那里一聲不吭,對于今天的評比,她已經徹底絕望了。
雖然夏天已經不抱任何希望了,但夏鵬輝卻并不想就此放過她。
夏鵬輝緩緩站起身來,看了一眼正在擦汗的首席鑒寶師,命令道:“傅全,我命令你馬上鑒定一下這個琉璃盞是不是真的。”
傅全臉色一僵,為難道:“大少爺,老爺子還沒來,這恐怕……不合規矩吧?”
“啪!”
夏鵬輝猛拍了一下桌子,厲聲斥道:“狗屁的規矩,叫你驗你就驗,哪來這么多廢話!”
傅全被這突如其來的怒喝嚇了一跳,猶豫了片刻,最后還是乖乖的走到林凡跟前,顫抖著拿起紫金琉璃盞,掏出放大鏡仔細鑒定了起來。
看到傅全如此聽話,夏鵬輝挑釁的看了一眼夏天,這才懶洋洋的坐了回去。
面對傳說中的圣物,傅全不敢有絲毫的懈怠,足足觀察了五分鐘,這才將紫金琉璃盞小心翼翼的放回原位。
“傅全,公布鑒定結果吧。”夏鵬輝再次命令道。
傅全糾結了半晌,最后,在所有人不斷的催促下,這才深呼了幾口氣道:“是真品!”
“什么?”
夏天聞言,猛的站起身來,不可思議的看向傅全。
其他人更是難以置信張大了嘴巴,眼睛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林凡站在角落里斜魅一笑,鑒寶至尊這個稱呼可不是白叫的。
說起來他的運氣還真是好,本來還打算隨便弄個價值幾千萬的東西沖一下門面,誰曾想恰好讓他碰到了苦苦尋覓了七年的紫金琉璃盞,他二話不說,當場就花了五百塊錢買下來了!
夏鵬輝仿佛得了失心瘋,嘴里一直重復著:“不……這不可能……”
假的!
一定是假的!
回過神來的夏鵬輝瞬間變得猙獰起來,憤怒的指著傅全,瞪眼道:“你一定是被他們收買了,所以才說這個破玩意是真的!”
夏鵬輝面目猙獰,內心的憤怒已經達到了頂點。
傅全渾身一震,張了張嘴巴想要解釋什么,但最終還是化為了一聲嘆息。
這一幕,他早就料到了,所以剛剛才遲遲不想鑒定,沒想到……
這時,夏天卻突然站出來,同樣是憤怒的指著夏鵬輝,嬌喝道:“夏鵬輝,你少在這血口噴人,我跟本就沒收買傅叔!”
夏鵬輝眉毛一挑,怒聲道:“你說沒收買就沒收買?這里這么多人都聽著呢,你自己剛才都說了,你只給了這個廢物五十萬,就算這只琉璃盞是真的,他五十萬能買下來嗎?!”
夏鵬輝越說越越覺得自己有理,指著夏天的鼻子道:“紫金琉璃盞是什么?那可是佛教圣物,價值兩個億!他五十萬就能買到,你真當他是蕭林凡啊?”
“我……”
被夏天鳴這么一罵,夏天也清醒了過來。
是啊,價值兩個億的東西,花五十萬買到,這已經不是撿漏了,這根本就是搶錢啊!
角落里的林凡卻是一臉愁容,他好幾次想開口打斷夏鵬輝告訴他,其實這只紫金琉璃盞他不是花了五十萬,而是花了五百塊,而且,他真的就是蕭林凡啊,如假包換,假一賠十!
“干什么!都是當老總的人了,在會議室里吵來吵去成何體統!”
這時,一個蒼老的聲音傳來,夏家老爺子終于現身了。
所有人都趕緊起身,態度恭敬無比。
老爺子作為夏家地位最高的人,在夏家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利,所有夏家大小事情,全都得經過他的同意。
“爺爺,林凡從市場上淘了個物件,傅叔說是真的,可是鵬輝哥非說是假的,您看看究竟是真是假。”
夏天看了林凡一眼,她也不知道為什么,居然信了林凡的話,或許是因為她的內心里,也希望這只紫金琉璃盞是真的吧。
夏鵬輝一聽這話,頓時就慌了。
傅全只是夏家的員工,他可以隨意污蔑,但老爺子在古玩圈混了一輩子,紫金琉璃盞的真假還是能分辨出來的。
這要是真讓老爺子來鑒定的話,那豈不是說今年的評比,三叔家要奪得第一了?
紫金琉璃盞如此珍貴,沒準老爺子一高興,直接把家產全都給了夏天也不是沒有可能。
一想到這里,夏鵬輝整個人都不好了。
“哦?什么物件啊,傅全都看不準?”
老爺子驚疑一聲,來到會議桌前。
看到桌子上的紫金琉璃盞,老爺子先是一驚,等他拿著放大鏡仔細觀看了半晌之后,原本震驚的表情立刻變陰沉了下去。
夏鵬輝見狀,渾身一個哆嗦差點當場跪在地上,臉色白的跟紙一樣,腸子都悔青了。
就在夏天以為林凡終于為自己做了一件好事時,老爺子卻突然扭頭看向傅全,沉聲道:“傅全,我自認為待你不薄,沒想到你卻為了蠅頭小利徇私舞弊,我真是看錯你了。”
傅全聞言,心里頓時一咯噔,還沒等他開口解釋,老爺子又開口道:“你走吧,離開夏家。”
傅全臉色一紅,最后一句話也沒說,低著頭離開了。
老爺子突然轉身怒瞪著夏天,沉聲喝道:“跪下!”
夏天嬌軀一顫,撲通一聲跪在地上,眼眶瞬間紅了。
老爺子一臉的不悅,指了指林凡怒道:“這個廢物怎么在這里?家族內部的事情,什么時候輪到一個外人插手了?”
夏天低著頭,咬著紅唇,低聲道:“爺爺,我知道錯了……”
“哼!”
老爺子冷哼一聲扭頭看向林凡道:“林凡,不是老夫看不起你,你不過一個無依無靠的鄉野小子,想通過入贅來爭奪家產,你最好打消這個念頭,只要你在夏家一天,夏天這輩子都別想分到一分錢財產!”
聞言,林凡嘴角泛起一抹苦笑。
夏家的財產,他還真的看不上。
如果他想,只要一個電話,他們眼中家財萬貫的夏家瞬間就會淪落為街頭要飯的乞丐。
看了一眼林凡,夏天咬牙切齒的道:“林凡,你沒長耳朵嗎?給我滾出去!”
絕望。
此時的夏天,對這個男人徹底絕望了。
“對不起。”
再次低頭道了一聲歉,林凡低著頭離開了會議室。
夏鵬輝卻是一把攔住了他,在他耳邊小聲說道:“林凡,你知道為什么爺爺要把副全趕走嗎?因為我是他親孫子,而你,不過是一個外人,夏家,遲早會落在我夏鵬輝的手里!”
看了夏鵬輝一眼,林凡沉默著走出了會議室。
然而,就在老爺子準備親自召開今年的評比時,會議室的門卻突然被人從外面推開了,緊隨其后就進來一個西裝革履的中年人。
“不好意思,打擾一下,請問誰是夏天?”
中年人微微躬了躬身,然后彬彬有禮的問道。
來找我的?
夏天愣了一下,站出來疑惑問道:“我就是,請問您是……”
“哦,我是蕭家的管家,這是這一屆國際珍寶交流會的邀請函,請您收下,界時,還希望少……夏小姐能賞臉參加。”
將手中一份燙金請柬雙手遞到了夏天的手中,中年男人暗自抹了把冷汗,剛才一緊張,他差點脫口而出少奶奶,還好他機智,及時改口,否則,少爺肯定會弄死他。
夏天當場就懵了。
不只是他,此刻,包括老爺子在內的所有夏家子弟,全都看著夏天手中的燙金請柬目瞪口呆起來。
國際珍寶交流會!
這可是當今第一鑒寶世家蕭家舉辦的!
其代表的價值,不可估量!
根本不能用金錢來衡量!
因為參加這種交流會的要求極為苛刻。
首先,你得是華夏古玩協會的會員,其次,你得資產過百億!
而小小的夏家,撐死資產過五億,不能再多了。
可即使這樣,夏家仍然收到了請柬!
這怎能不讓人震撼!
然而,更加讓所有人震撼的是,這樣一份含金量極高的請柬,居然被送到了一個即將被逐出家族的女流之輩手上。
更是震撼的每個人腦瓜子嗡嗡直響。
這時,老爺子突然小心翼翼的問道:“敢問,是哪個蕭家?”
聞言,中年人身上立刻散發出一股極強的自信,傲然道:“當今世上,有資格送出此等邀請函的,還有第二個蕭家嗎?”
就在所有人都被中年人身上散發的自信震的腦瓜子嗡嗡時,夏天的腦海里卻忽然浮現出一個人影。
難道是因為他?

出了拍賣行,林凡一路小跑追上了傅全。
“傅叔,如果你還認我這個夏家女婿的話,那就給這個人打電話,他會幫你安排好一切。”
林凡從口袋里掏出一張名片遞給傅全,又在傅全的耳邊小聲叮囑道:“希望傅叔能替我保守這個秘密。”
說完,林凡就轉身離開了。
不管怎么說,傅全之所以被夏家辭退,還是因為自己,無論是出于愧疚還是惜才,林凡都要幫傅全一把。
“這是……蕭騰的名片?!”
傅全接過名片一看,整個人瞬間瞪圓了眼睛。
看著林凡逐漸遠去的背影,忽然顫聲道:“原來,夏家口中的廢物贅婿……竟然是蕭家人!”
……
此時,夏家拍賣行會議室里,氣氛有些沉重。
夏家所有在公司就職的子弟全都到場了,此刻正安安靜靜的坐在座位上一言不發。
首位之上的老爺子同樣是眉頭緊鎖。
在他的正前方,一張燙金的請柬安安靜靜的躺在那里,請柬正中央揮揮灑灑的寫著幾個大字。
“夏天,你在蕭家有認識的朋友嗎?”
沉默了半晌,老爺子忽然開口提出了一個所有人都關心的問題。
話音落下,夏家所有子弟全都緊張的看向夏天,如果她真的認識蕭家朋友,那以后她在家族的地位一定扶搖直上。
甚至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尤其是夏萬東一家三人,緊張的冷汗都流出來了。
“啊?”突然聽到老爺子叫自己名字,夏天嚇了一跳,趕緊在腦海里將所有認識的朋友逐一過了一遍,這才搖頭低聲道:“沒有。”
“呼……”
所有人都舒服了一口氣,既然不認識,那就好辦了。
以后,他們依然可以對夏天呼來喝去的當狗使喚。
老爺子失望微點了點頭,沉思了片刻說道:“夏天,你現在就回去準備,接下來你不需要每天來公司上班了,你只需要做好萬全的準備,代表夏家參加這一屆的交流會。”
“是!”夏天站起身來恭敬的應了一聲,然后轉身走出了會議室。
會議結束之后,老爺子離開會議室之后,其他人卻都沒走。
“夏鵬輝,你得想辦法殺殺夏天的銳氣啊,不然等她有朝一日上位之后,咱們這群人都得跟著遭殃。”
“是啊,如果她真的代表家族出席交流會,到時候肯定會影響你在家族的地位。”
這些人都是站在夏鵬輝這邊的,平日里沒少欺負夏天,所以此時他們最害怕的就是夏天上位。
而現在最有希望阻止夏天上位的,就只有夏鵬輝了,老爺子肯為了他趕走傅全,足可以說明夏鵬輝在老爺子心中的地位了。
夏鵬輝臉色陰沉,正如這些親戚所說,如果真的讓夏天代表家族出席交流會,那他在老爺子心中的地位勢必受到影響。
“你們放心,我絕對不會讓這個婊子得逞的。”
出了公司,夏天看到林凡正遠遠的站在路邊,可能是因為心情好,夏天破天荒的允許林凡上她的車。
兩人驅車回到家。
夏國強和唐柔兩個人在客廳里正坐立不安,今天的家族評比,決定著他們家的生死存亡,這不,夏國強連去參加評比的勇氣都沒有。
“夏天,怎么樣?”
看到父母緊張的滿臉是汗,夏天笑著說道:“爸媽,你們放心吧,我們不會被逐出家族的,而且,我還有一個好消息要告訴你們。”
接下來,夏天聲情并茂的將今天蕭家派人送邀請函的事情講了一遍,然后直播的道:“爺爺讓我代表家族參加蕭家舉辦的國際珍寶交流會。”
夏國強和唐柔騰的一下就站起來了,驚愕的看向女兒,滿臉都是不可思議:“什么?你說你爺爺讓你代表家族去參加國際珍寶交流會?”
“這……這是真的嗎?”
幸福來得太快,唐柔感覺大腦一陣暈眩。
只有角落里的林凡聽到這個消息之后皺了一下眉頭。
媽的,做不動老子的工作,就想從老子的老婆這邊下手?
原本他還是挺生氣的,可當他看到一家人都沉浸在這突如其來的幸福中,露出發自內心的笑容時,林凡忽然感覺他很自私,明明抬抬手就可以讓一家人幸福快樂,可他卻拖延了五年。
也罷,既然如此,那我就讓你們體會一下站在世界之巔的感覺吧。
想通了這一切,林凡緊皺的眉頭這才舒展開來,嘴角泛起一抹釋然的笑容。
可是當唐柔看到林凡發笑時,臉色頓時陰沉了下去,冷聲斥道:“你笑個屁啊,這是我們家的喜事,你一個外人,在這高興什么勁。”
聞言,林凡嘴角的笑容漸漸消失,最后變成一抹苦笑。
“今天太開心了,我們必須要好好慶祝一下……”
人逢喜事精神爽,一家人其樂融融的進了廚房,商量著今天中午吃什么慶祝。
而林凡,則被一家人排斥在外,只能站在角落里發呆。
當天晚上,夏鵬輝和他父親夏萬東來到了老爺子的別墅,他必須要阻止夏天代表家族參加交流會,絕對不能給夏天絲毫翻身的機會。
“爺爺,您真的要讓夏天代表家族去參加交流會?”
撇了夏鵬輝一眼,老爺子淡淡的道:“不然呢?”
夏萬東趕緊走到老爺子身后,一邊給老爺子按摩。一邊苦口婆心的勸道:“爸,這件事您可必須要慎重啊,這次的交流會,可是咱們夏家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夏天根本沒資格代表咱們夏家啊,但凡她要是有點能力,她也不至于通過招一個上門女婿來爭奪家產啊,您說呢?”
扭頭撇了一眼兩人,老爺子干脆利落的道:“有話就說,有屁就放。”
“爺爺,您想啊,夏天之所以招一個上門女婿,不就是為了爭奪家產么,可女婿終歸只是外人啊,如果夏天未來掌管了公司,那您一輩子的心血不就給外人做了嫁衣了么?”夏鵬輝循循善誘道。
聽到這句話,老爺子的表情頓時變的嚴肅起來。
兒子的話雖然有打壓孫女的嫌疑,但他說的也不無道理啊,俗話說的好,嫁出去的女人潑出去的水,自己辛辛苦苦奮斗了一輩子,難不成要把這諾大的基業拱手送給一個外人?
“哼,林凡那個廢物想通過入贅來搶奪我一輩子的心血,我絕對不會讓他陰謀得逞!”
老爺子狠狠的握了一下拳頭,沉聲道:“鵬輝,這一屆的交流會,你替夏天大代表我們夏家去參加,我這就打電話通知夏天。”
聞言,夏鵬輝父子對視一眼,皆是看到了彼此嚴重的竊喜。
“爺爺英明!”
夏鵬輝極力的掩飾著心中的興奮,裝出一副淡定的樣子說道:“爺爺放心,孫兒一定不會辜負您的厚望,一定會把咱們夏家發揚光大!”
夏天這邊正在準備家族近兩年的資料,爺爺的一個電話,讓他頓時的瞬間如遭雷擊!
“爺爺,我……”夏天心中頓時無限委屈。
“好了,不要再說了,我已經決定了。”
聽著電話里傳來“嘟嘟”的忙音,夏天整個人瞬間虛脫了,眼前一黑,一頭栽倒在床上。
半個小時之后,夏家客廳,氣氛有些壓抑。
“什么?你說老爺子突然改變主意讓夏鵬輝代表家族參加交流會?”夏國強一臉愕然的問道。
唐柔氣的臉紅脖子粗,破口大罵道:“肯定是夏萬東父子搞的鬼,不行,我得去找他們算賬!”
夏國強趕緊攔下妻子,搖頭道:“算了,既然是老爺子決定的,你就是去大哥家鬧騰也沒用,說不定還要因此惹怒老爺子。”
“那你說怎么辦,難道就眼睜睜的看著你大哥他們一家騎在咱們家頭上拉屎?”
唐柔氣的直跳腳,神色極為不甘。
這時,坐在角落里的林凡忽然開口道:“你們放心吧,蕭家的請柬,向來是送到誰手上,誰就是代表人,不可能更改的。”
唐柔本來就在氣頭上,聽到林凡的話,頓時炸了,指著林凡的鼻子罵道:“我們家里人說事,哪里輪到你個外人插嘴了!”
點了點頭,林凡轉身出了門。
靠在漆黑的樓道上,林凡點了一根煙,撥通了蕭騰的電話。
“夏家私自更改代表人了,你知道該怎么做了?”
這時電話里傳來一個恭敬的聲音:“少爺,您放心,我明天就去夏家公司考察。”
U2FsdGVkX19dHdxvn3NoEF1y4zNzOZyXawWv_8xYBW-K5GE1ClCgy3BqSj_IPk8fRPPEc4chWt9a47X6.jpg 看完整版關注wx公眾號 文鼎網  回復數字  41531



TA的其他文章
分享到 :
0 人收藏
這家伙很懶,沒有簽名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廣告業務|關于我們|下載APP|寫手之家 ( 湘ICP備17024436號 )|網站地圖|湘公網安備43080202000239號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
快乐赛车计划 彩票3d排列三走势图 内蒙古11选5历史数据 搞石场赚钱吗 腾讯分分彩计划助赢 坐标新浪爱彩 河南11选5前三直遗漏 苏宁物流承包快递片区赚钱吗 南国七星彩走势图规律 被股票配资平台骗报警 事后分析 股票指数期货期权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