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各科兼職寫手 稿費周結
[size=17.1429px]
[size=17.1429px]
中海。
舟浦監獄。
“咔噠!”
最右邊的小門輕輕打開,一個身穿藍白相間校服的青年走了出來。
校服看著比較舊,還短小。
穿在他的身上更是顯得滑稽。
仰頭看了眼頭頂的太陽,深邃的眸子瞇了一下,喃喃自語道:“終于,重見天日,自由了……”
話音剛落。
身后一名年輕女獄警說道:“秦戈,出去以后給我規規矩矩做人,不要再犯事了,我不想再看見你,明白沒?”
秦戈的表情霍然變化,立即變得規規矩矩:“是,多謝李警官三年來的照顧,雖然你很漂亮,但我也不想再看見你。”
說完揮揮手,轉身大踏步離去。
李警官看著他的背影,嘆了口氣,自言自語道:“哎,都說是勞動改造,可這個家伙,我看是越改造越離譜,就差要翻天了。”
說著,緩緩關門。
………………
坐牢三年,物是人非。
今日出獄,也是孤寂一人。
摸了摸口袋,里面有個錢包。
打開一看,錢包里沒錢,入眼處是一張照片,上面是他跟一個長發飄飄穿裙子的女孩子的合影,是他的女朋友……,哦不,是前女友;照片中的秦戈,青春洋溢,笑得一臉幸福,仿佛抱著旁邊的女孩就是擁抱了整個世界。
可是,現在怎么看都是諷刺。
他坐了三年牢,坐的卻是冤獄,全都拜這個女人所賜——
三年前,秦戈還是中海大學計算機系的大三學生,成績優秀,還是班長,有個身為班花的女朋友,是很多男同學羨慕到咬牙的幸運兒,可是,就因為這個班花女朋友,他坐了三年牢。
他女朋友,叫姚美姬。
出事那一天,正好是姚美姬的生日。
秦戈用存了大半年的積蓄,買了一只蘋果手機作為生日禮物,結果送過去的時候,正好看到姚美姬跟著一個叫周扁榮的富二代走進了學校小樹林,他馬上跟了過去,結果……
他對當時的畫面記憶尤新——
姚美姬被周扁榮按在草地上,她嘴里還喊著“不要不要”,秦戈立即勃然大怒,上去就對那富二代拳打腳踢,事情鬧大,三個人都進了派出所。
可秦戈怎么都沒想到,姚美姬面對警察詢問的時候,說周扁榮才是她的男朋友,她跟秦戈早已分手,那天是秦戈把她騙到了小樹林,欲對她施暴,然后被他男朋友發現,出手阻止,秦戈把她男朋友打成了重傷。
這真是……日了狗了。
于是,秦戈不但被送了一頂大大的綠帽子,還被送了一副大手表。
這一戴,就是三年。
這還不止,他經常被欺負,好幾次都差點被打死,直到他在牢里認識了龍叔。
龍叔是一個奇人。
教會了他很多東西。
武道,玄機,醫理,方術。
從那個時候起,他的人生就此改變,剛開始在監獄里叫別人大爺,到后來,是別人叫他大爺。
可惜,龍叔在一年前離奇失蹤了。
“傻逼!”
秦戈罵了一句曾經的自己,隨手就把照片撕成兩半,留下了自己,另一半揉成一團,輕輕一彈,準確的射入五米遠的垃圾桶。
“姚美姬,周扁榮,三年前我斗不過你們,坐了三年冤獄,差點死在里面,如今,我會連本帶利的拿回來。”他無聲的說道。
正在這時,旁邊一輛停著的車按了一下喇叭——
“滴滴!”
秦戈完全沒在意,自顧自走路。
過了兩秒鐘,車子再次按喇叭,這次是長按。
秦戈這才詫異的看過去,這條路直通監獄,平常很少有人,此刻除了停著的白色寶馬車,根本沒有其他車輛和行人……他自己除外。
“難道是找我的?”
這么想著,寶馬車的車窗搖下,一個女人的腦袋探了出來,戴著黑色棒球帽,穿白色上衣,大眼瓊鼻,櫻桃小嘴,皮膚白皙,是個美女。
“上車!”
寶馬美女朝秦戈說道。
秦戈靠近幾步,仔細看了兩眼,這下更是詫異,走近了看,女人更加漂亮,比姚美姬漂亮了幾個檔次,簡直是絕色,可他記憶當中,從來沒見過眼前的女人。
“你看錯人了吧,我不認識你。”秦戈說道。
“你叫秦戈?”女人長長的睫毛扇動,將秦戈從上到下掃了三遍。
“呃,我是叫秦戈。”秦戈詫異道。
“那就沒錯了,找的就是你,快上車,跟我走。”
秦戈越發懵逼,下意識問道:“去哪里?”
沒想到,女人說:“去救你女兒。”
什么?
秦戈張大了嘴巴,瞠目結舌……他被抓坐牢的時候還是大三學生,唯一的女朋友也只限于牽手擁抱加打啵,真刀真槍的一次都沒有過,他哪來的女兒?
“你肯定搞錯了,我沒女兒。”秦戈說完就走。
女人連忙下車,一把拉住他。
這次,秦戈看得更清楚了,頓時內心驚嘆,好長……好美的腿啊!
時值六月,天氣正熱,女人下身穿的是藍色牛仔短褲,兩條長腿露在外面,肌膚雪白,線條筆直,本身身高能有一米七,還踩著一雙高跟鞋,站在旁邊都跟秦戈差不多高了。
“站住,我問你,你三年前是不是去中海市試管嬰兒人類基因庫捐過基因?”女人看著秦戈大聲問道。
秦戈心臟一抖,慌了一下。
這么隱私的事情,怎么能讓別人知道?他不要臉的嗎?
“沒有,沒有,絕對沒有。”
女人冷哼:“你否認也沒有用,那兒有你完整的個人信息,要不然我怎么會找到你?”
秦戈這下尷尬了,想當年,自己傻逼,為了給姚美姬買蘋果手機,偷偷去捐基因,拿到錢馬上就去買了手機,結果換來的是一頂大綠帽和一幅大手銬。
“咳咳,陳年舊事,還提它干嘛!”
“不提能行嗎?你女兒就是這么來的。”
“哈——?”秦戈一愣,就真的傻逼了,“你是說……我當初……然后你……然后,我跟你有了一個女兒?”
這不是扯嗎?問題是,我只負責捐,我不負責養的啊!
中海基因庫是怎么回事,不是說好了要保密的嗎?怎么孩子媽找上來了。

“不是我跟你的孩子。”女人撇嘴道。
秦戈表情一僵,馬上想到了不太好的情況,雖說自己捐的那東西已經不屬于自己,可如果是跟眼前的美女結合生了個女兒出來,那倒還能接受。
可若是其他人呢?
能去人類基因庫里面尋找幫助,然后人工受孕的人會有哪些——
要么是不孕不育的夫妻;
要么是找不到男人的丑女;
要么是年紀很大的婦女……
“不是你生的?難道是……你~媽生的?”秦戈臉上一抖,差點叫出聲來,他現在可以理解捐基因者的身份為何不能被受孕者知道了,這真的是有點難以接受。
女人狠狠翻了翻白眼:“你罵我呢?不是我媽,是我一位朋友。”
秦戈緊接著就問:“你的朋友,年紀大不大?是不是長的很丑啊?”
女人不耐煩了:“問那么多干什么,快跟我上車,你女兒還在醫院里躺著呢!”
“啊?”
秦戈于是上了寶馬車,雖然對從天而降的女兒感到哭笑不得,但畢竟是自己的種子結的果……至于事實是不是自己的果子,到時一看就知道了。
車子啟動,風馳電掣。
秦戈聞到車子里一陣烤蕃薯的香味,就放在旁邊,頓時肚子咕嚕咕嚕叫了起來,口水都來了,監獄里可沒有烤蕃薯。
那是半個吃過的烤蕃薯。
秦戈條件反射的抓起來就咬了一口,然后才想起來這里不是監獄,旁邊的女人也不是監獄里的獄友,當即道:“哦,我早飯沒吃,你這個烤蕃薯能給我吃嗎?”
女人轉頭才看見自己吃了一半的蕃薯已經被他啃了,那表情立馬就要炸了。
不說間接接吻是不是成立。
那你是不是要先問了再吃,你都已經啃過一口了再來問我,這我還能吃嗎?
見她表情爆炸,秦戈立即轉移話題:“那女孩多大了?”
沒回應。
“得了什么病?”
“她~媽做什么的?”
依然沒回應。
秦戈碰了個沒趣,一邊吃番薯一邊從側面看女人,真是越看越好看;人家說參軍回來,母豬變貂蟬,可坐牢出來,雌的都能昆。
那么問題來了——
“喂,我剛坐牢出來,你不怕我對你做什么嗎?”秦戈問道。
女人面不改色:“我查過你,三年前,女朋友劈腿,在小樹林茍且的時候被你抓到,把那男的暴打了一頓,結果被你女朋友反咬一口,因此入獄。你的行為只是大多數男人的正常反應,不算壞人。”
秦戈驚訝的看著她,有點小感動。
別人都不相信他,結果這個素未謀面的人居然相信他。
可是女人馬上又補了一句:“但你也跟很多男人一樣,是個蠢蛋。”
“……”
是啊,為了那么一個賤女人,讓自己坐了三年牢,學業徹底荒廢,連大學文憑都拿不到。
不是蠢蛋是什么?
“何況,你打不過我,我是空手道五段。”女人說。
“呃——”
秦戈愣了一下,空手道五段的話,的確很厲害了,對付三年前的自己綽綽有余;但是三年后的自己,早已脫胎換骨,不是你一個空手道五段能打敗的,就算來空手道九段,也直接給你打趴下。
“你叫什么?”秦戈問道。
“馬丁靈。”
女人直接報出名字,可把秦戈給懵了好一會,還以為是個胃藥呢!
…………
很快到了中海華山醫院。
在一間VIP病房里,秦戈看到馬丁靈口中自己的女兒,看起來好瘦小,似乎還沒滿周歲吧!此時躺在床上,安靜的睡著了,睫毛很長,臉色很白,頭發還有點黃……但是,依舊很可愛,看輪廓就是個小美女。
看到小孩子的第一眼,秦戈就知道了,馬丁靈沒有說謊,小女孩的確是他的女兒。
這是一種很奇妙的血脈聯系,因為他身懷玄術,所以能感知到。
龍叔曾告訴他,他是陽年陽月陽日陽時出生,擁有純陽之體,是為極陽真身;這也是龍叔看到他后,幫助他并且培養他的原因。
而小女孩卻跟他相反,她身上陰氣很重,是陰年陰月陰日陰時出生,擁有純陰之體,也叫九陰玄脈;這樣的小孩子其實很難養活,需要有機緣,就比如她現在躺在床上,很是虛弱,是被陰氣折磨所至,時間一長,陰氣積累的多了,就會一命嗚呼。
但是,現在不同,秦戈可以治好她。
看著這個小生命,很奇妙的感覺,他輕輕抬起手,按在小女孩的額頭。
正在這時,一個婦女走了進來。
一看到秦戈的動作,特別是他亂七八糟的穿著,立即沖了過來,一把將秦戈的手扯掉,還重重推開他,喝道:“你是什么人?怎么進來的?想干什么?出去!”
秦戈看著一臉憤怒的中年婦女,她的樣子像極了守護小貓的母貓。
頓時心涼了大半截。
只見這婦女,油膩膩的大胖臉,吊眼塌鼻水桶腰,身高不到一米六,年紀能有四十六。
“我的媽呀……這就是我女兒的媽?”
馬丁靈剛才進病房就去了衛生間,這個時候開門出來連忙說道:“二姨,不要緊張,他是我帶進來的,他叫秦戈,是月牙兒的父親。”
月牙兒,是小女孩的小名吧!
婦女的表情立即變化,那是一種極度鄙夷的目光:“他就是那個囚犯?嗬,他可不算月牙兒的父親。”
秦戈面沉如水,心如死灰,只是奇怪,月牙兒這么漂亮可愛,婦女如此難看,怎么生出來的?
全都繼承了自己的優良基因嗎?
馬丁靈道:“二姨,你少說兩句。”
正在這時,一陣“噠噠噠”高跟鞋走路的聲音由遠及近,很快進來一個年輕女子,黑衣黑褲,黑色高跟鞋,加一個黑色皮包,從露在外面的腳背皮膚可以看出她的肌膚很好,雪膩光滑。
目光上移。
高腰直筒褲,泡泡袖帶蕾絲邊的黑襯衣,波浪卷長發,瓜子臉,杏眼明仁,朱唇不露齒,最震撼的是,那魔鬼般的身材,前胸兩團,呼之欲出。
一個字,美。
三個字,你真美!
但是,女王氣太足,給人冷傲難以接近的感覺。
她眸子隨意一掃,道:“二姨,醫生今天怎么說,我女兒有醒過嗎?”
嗯?
秦戈一怔,莫非,這個才是我女兒的親媽?

二姨看了眼秦戈,撇嘴,道:“半夏,我們到外面說去。”
女人姓月,叫月半夏。
月半夏瞥了眼秦戈,來到病床前,將黑色的手包放下,道:“不用,他就是那位捐基因者吧,有些事情讓他知道一下也好,省的再解釋一遍。”
看看,稱呼秦戈為捐基因者,好冷漠。
然后從進來到現在,只是瞥了他一眼,完全是當一件擺設。
秦戈自然感覺到她的態度,心里肯定不舒服,但是看看月牙兒,忍了;就算是個陌生小女孩生病,他能治,也是會出手的,何況是他的骨血。
二姨道:“好吧,小月牙今天一次都沒醒過,醫生之前來看過兩次,說是情況不太好,跟昨天說的差不多,懷疑是某種隱性遺傳疾病,需要…他一起做一次全面檢查。”
月半夏點點頭,愛憐的點了點女兒的小鼻子,這才對秦戈說道:“秦先生,事情就是這樣,希望你配合一下,當然,不會讓你白忙一場,事后,給你兩萬塊錢報酬。”
“啊,不用,不用。”
秦戈連忙拒絕,但是想到自己現在身無分文,飯的都沒得吃,還餓著肚子,于是又道,“兩百,兩百就夠了。”
胖乎乎的二姨發出恥笑的聲音。
這話,還不如不說,說了更像個乞丐。
“二姨,你去找一下醫生,安排一下。”月半夏淡淡說道。
二姨點頭,轉身去了。
秦戈的目光之前一直跟隨著月半夏,知道孩子的母親不是那個又胖又老的中年婦女,他心情舒暢多了,這個時候指著月牙兒說道:“那個……我能抱抱她嗎?”
月半夏眼神驟冷,盯著他。
那一刻,秦戈有種被老虎直視的錯覺。
馬丁靈開口:“半夏,秦戈怎么說也是月牙兒的父親,不知道也就算了,既然見到了,抱一下也在情理之中……不過月牙兒現在昏迷不醒,抱是不能抱,你摸摸她的小手好了。”
月半夏道:“先去洗手。”
“呃——,好!”
秦戈瞄了眼月半夏,心想:這女人雖然漂亮,但跟冰塊似的,要是娶了這樣的老婆,遲早被凍死;話說,她這么年輕漂亮,還去做什么試管嬰兒,是不是太冰了找不到男人啊?
秦戈把手里里外外洗了三遍。
然后……把手按在月牙兒的額頭上。
月半夏臉色猛的一變,馬上就要呵斥,結果被馬丁靈阻止了,用嘴型悄無聲息的說道:“為了月牙兒,忍一忍。”
秦戈為何一定要摸月牙兒的額頭?
因為他是在救她。
看似無意的撫摸,其實是將月牙兒身體里的陰氣中和,他是極陽真身,正好可以跟女兒的九陰玄脈互補;但是很快,他就皺起了眉頭,月牙兒體內積累的陰氣太重了,加上年紀小身子弱,他無法強行將她體內的陰氣拔走,必須要循序漸進,慢慢來。
月半夏時刻關注著他,就好像監控的攝像頭。
時間一秒一秒的過去,她的忍耐性在慢慢降低,終于在某一刻爆發:“喂,你摸夠了沒有?”
秦戈正在努力呢,雖然速度慢,但是對月牙兒有利,她為什么一直昏睡不醒?就是體內陰氣已經到了無法承受的程度,也幸虧他及時趕到,再拖下去后果難料。
秦戈看向她,撇嘴道:“我摸女兒,又沒摸你,你著什么急?”
馬丁靈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月半夏表情懵了一下,然后怒氣值爆炸:“你說什么?你再說一遍,她是我女兒,她不是你女兒。”
秦戈可不是三年前任人欺負的秦戈,淡淡道:“沒有我的小基因,你哪來的女兒?”
月半夏出離憤怒,眼中噴火:“天下男人多的是,誰稀罕你的小基因?你只是無數庫存里的其中一個。”
秦戈單手一擺:“行啊,你再去找個別人的,再生一個好了,反正這個是我女兒,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
“你,你滾,你給我滾!”
馬丁靈連忙拉著月半夏安慰,對秦戈道:“喂,你少說兩句行不行啊?”
心里想:這家伙怎么跟自己調查來的資料有點不太一樣。
正在這時,月牙兒醒了過來,慢慢睜開眼睛。
秦戈第一次看到女兒的眼睛,烏溜溜,又大又圓,跟她媽媽的很像,原本還睡眼迷蒙,漸漸變得靈動,如一泓清泉,純凈,無暇。
父女倆人生第一次對眸,一種從未有過的感情涌上心頭,激動的有點想哭……因為秦戈是個孤兒,從小在孤兒院長大,從不知親情為何物,而現在,看著小不點的月牙兒,他終于體會到了。
這,就是血脈相連,血濃于水的親情。
月牙兒眨巴眨巴眼睛,伸出小手抓住他,露出一個陽關般的笑,嘴巴張開:“嘛……嘛……”
“呃——”
秦戈愣住,她是在叫我媽媽嗎?
與此同時,月半夏和馬丁靈都吃驚的張大嘴巴,因為平時在家的時候,月半夏不知道教了她多少次讓她喊媽媽,小家伙從來都不肯叫的,現在,她居然開口叫媽媽了。
可是,她喊的是秦戈,而不是自己這個每天伺候她吃奶的媽媽。
一瞬間,月半夏有種女兒要被搶走的錯覺。
這個小沒良心的。
她馬上把秦戈推開:“媽媽在這兒呢,我才是媽媽呀……”
結果,月牙兒拼命掙扎,掙扎不過就開始哇哇大哭,眼淚刷拉拉決堤一樣往下掉,一邊哭,一邊可憐巴巴的看著秦戈,叫著:“嘛,嘛……”
因為從她出生到現在,身邊人教她的都是叫媽媽,沒人教她說爸爸,但是九陰玄脈和極陽真身之間本身的吸引,以及那隱藏在血脈之中冥冥中的聯系,讓小家伙對秦戈很親近。
月半夏鐵青著臉,快要爆炸了。
但是看女兒傷心掉眼淚大哭大喊的樣子,眼圈又開始泛紅。
想哭。
自己十月懷胎,從身上掉下來的心頭肉,怎么會親近一個陌生人?
馬丁靈很詫異月牙兒的表現,道:“半夏,是不是真的血濃于水,她有感覺的?要不,就讓秦戈抱抱她吧,這么哭也不是辦法。”
“不行。”
月半夏斷然拒絕,她怎么可以讓一個剛剛出獄的人抱自己女兒呢?摸頭已經是最大限度了。
這時候,二姨帶著一個女醫生過來。
女醫生一看這情景,馬上對秦戈道:“誒,你怎么回事?你是孩子的爸爸吧,沒看到孩子想叫你抱嗎,你愣著干什么呀?快點抱抱她哇,哎喲喂,真是的,怎么做父母的?”
秦戈尷尬站著沒動。
月半夏無奈,懊惱的看了眼女兒,總歸心疼,朝秦戈道:“你來抱抱。”
這是命令式的口吻。
秦戈聽到月牙兒哭那么慘,早就心疼到不行,連忙抱了起來,小家伙馬上不哭,還咯咯咯笑了出來,嘴巴含含糊糊的喊:“嘛……麻麻!”
秦戈心都要化了,笑道:“不是媽媽,是爸爸,叫爸爸!”
月半夏臉色陰沉,在爆發的邊緣。
二姨,一臉鄙夷。
從沒人教過月牙兒叫爸爸,她怎么可能會叫?
可結果,月牙兒眨巴眨巴眼睛,喊出一聲:“拔,拔……”

醫生辦公室里,女醫生問秦戈:“你身上有沒有得過什么比較特殊的病?或者家族遺傳病史,過敏病史?”
秦戈搖頭:“沒有。”
女醫生道:“你不用擔心,我不會說出去的,一切都是為了孩子好,所以有什么任何情況,你最好全都告訴我;或者,一些你覺得自己比較特殊的地方?”
秦戈道:“隱性病,過敏史什么的,真沒有,要說特殊,我是陽年陽月陽日陽時出生,算不算特殊?”
女醫生翻了翻白眼:“這里是醫院,不是道館……行吧,那就驗下血,做幾項檢查吧!”
之后,秦戈被抽了足足八管血,馬丁靈還在旁邊監督,看他有沒有糊弄;秦戈臉都綠了,他的血跟普通人的不一般,可是很精貴的,這八管血要是賣給某些人,能賣出天價。
為了女兒,忍了。
不過,看著馬丁靈,秦戈一臉虛弱的說道:“完了,我這身子骨本來就虛,這一下抽了八管血,頭好暈啊!我已經好幾天沒吃上飯了,暈了,暈了,好暈!”
腦袋一歪,砸在了馬丁靈的腰上。
哇,好軟,好香。
馬丁靈氣的要揍人,但給秦戈抽血的護士嚇了一跳,趕緊詢問:“你還好吧?怎么樣,怎么樣?你幾天沒吃飯怎么不早說?家屬,家屬,快扶你老公去旁邊坐下,等會就給他買點吃的,注意吃點稀的,好消化的。”
馬丁靈像被踩了尾巴的貓:“他不是我老公。”
但是,扶還是得扶。
做戲做全套,秦戈裝作頭暈目眩,腳步踉蹌,整個人都掛在馬丁靈身上了,嘴里嘟囔:“哎喲,早知道上你的車就是要我的命,我怎么都不來了,你要為我負責。”
馬丁靈空手道五段歸五段,可力氣還是那么點,秦戈手臂搭在她肩上,整個人的重量一壓,她差點要跪了:“負什么責?你別給我裝,不就那么點血嗎?誰還沒流過血似的,我每個月都流這么多……”
秦戈虎軀一震,長腿妹子你牛~~逼。
“我是又餓又抽血,血糖低。”
“知道了,知道了,給你去買吃的,稀飯,豆漿,在這等著。”
那玩意能吃飽嗎?秦戈馬上喊:“給我買只雞啊!”
“醫生說只能吃流食,不然胃不消化。”
“這不是有你嗎?馬丁靈,專治胃動力不足。”
“……”
結果,馬丁靈給他買來的全是湯湯水水,還全是甜的,你不是血糖低嗎?那就吃甜的,甜死你!看吧,得罪女人沒有好下場。
月牙兒住的是高級VIP病房,服務特別好,辦事效率也高,兩個小時后,一系列檢查結果都出來了,秦戈身體棒棒噠,沒有任何問題,連尋常的腳氣病都沒有;所以不可能是什么隱性遺傳病。
月半夏問主治女醫生:“那我女兒到底是什么病?”
女醫生也很為難,月牙兒住進來有一段時間了,不但沒見好,反而越來越嚴重,也就秦戈來了之后才稍微有點好轉:“我們剛剛又詳細給你女兒檢查了一遍,身上沒有明顯的病灶,就是沒精神,活力不夠,我覺得很可能是精神上的問題。”
二姨驚呼脫口:“精神病?”
月半夏皺眉,道:“二姨,你不懂別亂說。”
醫生道:“有些小女孩比較敏感,對爸爸比較依戀,經常見不到爸爸,就好像我們大人犯了相思病,茶不思飯不想,精神自然不好;我認為,你女兒可能需要經常跟她爸爸接觸,你看她,就是特別依戀她爸爸的樣子,爸爸一來,她就醒了,活蹦亂跳,這是有科學依據的,要不然怎么說女兒是爸爸前世的小情人呢!”
幾個女人看看此刻抱著秦戈不肯放手的月牙兒,表情各不一樣。
月半夏是真的愁死了。
拉著馬丁靈到門外:“小靈,這可怎么辦?那小東西只要爸爸不要媽媽了,他不會把我女兒搶走吧?我辛辛苦苦生出來的,差點命都沒了,這小沒良心的,我都想哭了。”
真的,月半夏眼圈都紅了。
馬丁靈道:“別急別急,這也沒什么嘛,你是月牙兒的親媽,誰能把她從你身邊搶走?你應該這么想,小月牙有了爸爸的疼愛,身體好了,心理也好了,你們一家人快快樂樂的生活……你就直接嫁給月牙的爸爸算了。”
“讓我嫁給他?一個剛出獄的窮光蛋?你讓我去死吧!”
“那就讓他做上門女婿。”
說著,馬丁靈自己也笑了起來,她知道這絕對不可能。
結果是,兩人商量來商量去,為了孩子著想,這段時間只能試著讓秦戈多接觸,希望真能跟醫生說的那樣,精神好起來,身體也好起來,這段時間不但月牙兒受折磨,她們幾個大人也同樣受折磨。
月牙兒畢竟身子虛,被秦戈抱了一會就睡著了。
他倒是想繼續抱在懷中,那感覺真是太好了,太激動了,心都在顫抖,然后這樣抱著的話,對月牙兒也有好處,可以中和她的陰氣;但是二姨馬上跑了過來,壓著聲音道:“哎呀,給我吧,給我吧,抱小孩子的姿勢完全不對,這樣她很不舒服。”
不由分說,二姨就把月牙兒抱走了。
還狠狠瞪了他一眼。
正在這時,秦戈發現病房外有一股陰氣飄了進來。
“誒,我去,是什么玩意?”
秦戈眼神一變,看到二姨抱著月牙兒正好背對著自己,而月半夏和馬丁靈在外面不知道說什么,他趕緊指甲一彈,食指尖被自己的拇指指甲劃開一條小口子,鮮血滲透而出。
隨后,指尖的鮮血往自己眼皮上一抹。
心中默念:“龍神敕令,陽神借法,開眼!”
這個叫作《龍血圖錄》,是龍叔教給秦戈最厲害也是最核心的一門修煉玄功,聽說總共有三十九重境界,他在坐牢的時候一直有修煉,但到今天為止,也只是到了第二重,不過也很厲害了。
這一個法決,就是為了開天眼,能看到普通人看不到的東西。
定睛一看。
我靠,面前居然站著一個死鬼。
是一個老太太的鬼魂,慈眉善目的,看起來應該不是枉死,而是病死的,估計是在醫院死掉的老人;此刻,老太太的鬼魂正緩緩的飄向的二姨……不對,不是二姨,她的目標是秦戈的女兒,月牙兒。

[size=17.1429px]看完整版關注wx公眾號  文鼎網 回復數字  4155

TA的其他文章
分享到 :
0 人收藏
這家伙很懶,沒有簽名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廣告業務|關于我們|下載APP|寫手之家 ( 湘ICP備17024436號 )|網站地圖|湘公網安備43080202000239號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
快乐赛车计划 325棋牌官方正式版下载 重庆重庆百变王牌走势图 福彩328期计划 安卓pk10计划手机版下载 开个典当公司赚钱吗 15选5专家推荐号码预测 甘肃11选5脱胆 动画师好赚钱吗 五分彩都是骗局吗 上证指数金融界行情中心 3d试机号分析 865棋牌游戏865棋牌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