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各科兼職寫手 稿費周結
近日,瑞典文學院公布了2019年諾貝爾文學獎的獲得者,同時公布的還有因丑聞事件未公布的2018年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對于今年的得主彼得·漢德克,國內應該有不少讀者讀過他的作品,但卻談不上熟悉,因為他的作品實在太后現代主義了。
1571396866442.jpg
在德國就有專業文學評論家曾經這樣指出過:他一次又一次使讀者迷惘,面對他的作品,專業文學批評家也常常陷入尷尬,有時甚至有一種受到作弄的感覺而惱怒不堪。他的書對于許多人來說是個謎,但愈是如此,人們便愈是好奇,愈想解開這個謎。

漢德克的文學成就主要分為戲劇和小說兩大部分,其戲劇以《罵觀眾》、《卡斯帕爾》等“說話劇”為代表,小說則是以《推銷員》、《守門員面對罰點球時的恐懼》等“反小說”為代表。

什么是反小說呢?用存在主義大師薩特的話來說就是:作者旨在用小說來否定小說,他們似乎在建立小說的同時將它毀掉,他們寫的是一部不能成其為,也不可能成其為小說的小說。

一、《推銷員》的偵探與反偵探敘事

要理解“反小說”,得先理解“反小說”反的是什么小說,再看它是通過何種形式“反”小說的。通過分析小說的情節要素和敘事動力,不難發現漢德克的《推銷員》和《守門員》反的都是偵探小說。

在《推銷員》的扉頁,漢德克更是直接引用了著名偵探小說家雷蒙德·錢德勒的一句話:再也沒有什么看起來比空虛的游泳池更空虛的了。這句話出自錢德勒的代表作《漫長的告別》(曾獲偵探小說領域的最高獎項愛倫坡獎)中,當時主人公馬洛正準備潛入一座休養場所中取證。

空的游泳池是一種有違常態的狀態,意味著對秩序的背離。《推銷員》從“無序前的秩序”開始敘述,歷經“最初的無序”、“無序的秩序”、“第二個無序”,最終以“秩序的最終回歸”結束。由此不難看出,《推銷員》的敘事結構其實正是極為典型的偵探小說敘事結構,由有序到無序最終變回有序。

但值得注意的是,《推銷員》只是披著偵探小說的外衣,它的本質其實是反偵探小說。傳統的偵探小說主要描寫案件的發生及偵破過程,偵探和兇手是主要人物,亦是根本的敘事動力。但是在《推銷員》中,主人公既不是偵探也不是兇手,他只是一個推銷員。直至結尾,兇手及作案動機都未被揭示,僅僅留下 一句“孩子們已經在玩殺人游戲”了。事實上,漢德克只是在借用偵探小說的特征玩弄一個小說游戲。

二、《守門員》的反偵探敘事

相比《推銷員》,《守門員》的反偵探意味更加明顯。《守門員》中有完整的作案、逃亡及追蹤情節,但漢德克卻直接在開頭部分描寫了主人公作案的情景。也就是說,案件在剛剛發生之時就已經被偵破了,盡管警方不知道兇手是誰,可讀者卻都已經知道兇手就是布洛赫了。究其原因在于,傳統的偵探小說采用的是偵探的視角進行敘述,而《守門員》的敘事視角卻是兇手!

漢德克在開頭直接交代出了布洛赫就是兇手,這不僅意味著小說失去了吸引讀者的懸念,還意味著小說失去了傳統偵探小說的根本敘事動力。不過,此時的懸念變成了布洛赫為何要殺與他無冤無仇甚至還剛剛同床共枕的格達呢?也就是說,《守門員》的敘事動力并非偵查出兇手是誰,而是要破解布洛赫為何要殺格達。

通過后文的敘述,我們發現布洛赫對這個世界保持著高度警惕。他害怕經語言定義過的一切事物,他甚至對語言本身都抱有敵意。在故事的最后,他甚至不想再使用“桌子”、“柜子”和“紙簍”等詞匯。聯系起布洛赫殺格達之前的情景,我們可以發現,原來布洛赫并非無緣無故要謀害格達!

在和格達交談的過程中,布洛赫感覺自己的語言被對方吸收了,而自己卻無法吸收—轉化對方的語言:她在說起他剛剛講給她的那些東西時,就好像都是說著她自己的東西似的。相反,他在提到她剛剛講過的那些東西時,仿佛擔心把她的東西說成自己的。

此外,《守門員》的結局亦是反偵探的,它提供的是一個開放性的結局,或者說它沒有結局。穿著鮮黃色球衣的守門員站在那里,根本沒有動,罰球手將球踢到守門員手里。守門員代指的是布洛赫,罰球手代指的是偵探(警方),球代指的則是線索或偵查進度。按理在故事的結尾,布洛赫應被轟破球門,可是守門員竟然防住了點球。

TA的其他文章
分享到 :
0 人收藏
這家伙很懶,沒有簽名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廣告業務|關于我們|下載APP|寫手之家 ( 湘ICP備17024436號 )|網站地圖|湘公網安備43080202000239號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
快乐赛车计划 股票融资费用的计算 排练三连线500期坐标图 宁夏十一选五前三组 旭旭宝宝怎么赚钱的 记录买彩票 高频彩输 江苏11选5中奖概率 豆蔓智投怎么赚钱的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表 梦幻打图赚钱选什么职业好 辽宁十一选五推荐号 梦幻西游十开129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