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各科兼職寫手 稿費周結
[size=17.1429px]
[size=17.1429px]
尖銳的鈴聲劃破午夜的寧靜,宋依諾滿頭大汗地驚醒過來,她茫然地看著床頭柜上不停震動的手機,一邊按著疼痛的太陽穴,一邊伸手過去拿起手機接聽。
“喂?”
“唐太太,你好,這里是交警一大隊,你老公和你姐姐車震掉河里了,麻煩你送兩套衣服過來……”交警后面說的話,宋依諾一個字都沒有聽進去,她腦海里不停回響著一句話,你老公和你姐姐車震掉河里了……
尼瑪,這是有多激烈,才會震到河里去?
“喂,喂?唐太太?你有沒有聽到我說話?”
宋依諾沉默地掛了電話,她用力攥緊手機,左手無名指上的婚戒閃閃發亮,刺得她眼睛生疼生疼。早就知道會有這一天,為什么心還是這么疼這么難過?
宋依諾趕到交警大隊已經快凌晨兩點,接待她的交警是個年輕姑娘,十分同情地看著她,“你怎么還真的送衣服過來,這種人渣就該讓他淹死在河里!”
宋依諾苦笑一聲,聲音里有種說不出的凄涼,“是我自己選的。”
“……”年輕女交警詫異地看了她一眼,這個女人的反應有點奇怪,一般知道老公出軌的女人,不都是大哭大鬧搞得人仰馬翻,她這也太平靜了。
宋依諾辦理好手續,就見丈夫唐佑南與姐姐宋子矜被交警帶出來。宋依諾遙遙望著他們,過了許久,她攥緊包帶,快步走出警局。
午夜的寒風冰涼刺骨,宋依諾站在車旁,手指緊握著門把,全身都因克制隱忍在發抖。剛才看到唐佑南與宋子矜那一瞬間,她突然想不顧一切,沖過去打死這對不要臉的狗男女!
她拉開車門,剛要坐進去,手腕就被人拽住。她渾身一僵,順著那只漂亮纖細的手望過去,映入眼瞼的是一張楚楚動人的臉。她忍不住蹙緊眉頭,強忍著惡心,道:“別碰我,臟!”
宋子矜沒有放手,反而握得更緊,她看著宋依諾蒼白的小臉,惡意的微笑,“依諾,你別生氣呀,我幫你照顧佑南,免去了小三逼宮,守住了你唐太太的位置,你應該感謝我才是。”
宋依諾氣得不輕,怒道:“天下還有比你更無恥的女人嗎?他是你妹夫,你是他的四嬸,你怎么有臉爬上他的床?就算你不把我放在眼里,那你把姐夫置于何處?”
宋子矜不以為然道:“哎喲,瞧你這話說的,我這叫物盡其用,你滿足不了你老公,身為你的姐姐,我自然應該效勞,替你好好照顧你老公。”
宋依諾氣得肝顫,垂在身側的另一只手終是忍不住,狠狠摑向宋子矜。
她的手在半空被人截住,宋子矜用力甩開她的手,宋依諾穿著高跟鞋,一時站立不穩,狼狽的摔倒在地,手肘磨破了一層皮,疼得她咬緊了牙關直吸氣。
宋子矜在她面前蹲下來,伸手握住她尖細的下巴,惡毒道:“對了,既然你這么心疼你姐夫,不如我們換換老公吧,你們一個姓冷淡,一個姓無能,倒是絕配!”
“你無恥!”宋依諾揮開她的手,氣紅了臉,她還能更無恥一點嗎?連換夫的提議都出來了,姐夫要是知道,該有多傷心?
宋子矜拍了拍手站起來,居高臨下地盯著宋依諾,她笑得春風得意恬不知恥,“依諾,回去好好想想我的提議,我等你的答復。”
宋依諾氣得渾身發抖,她看著遠處緩緩從警局里走出來的唐佑南,眼淚不爭氣的涌了上來。她看著他一步步走近,她仰頭望著他,質問:“唐佑南,為什么偏偏是她?”
唐佑南置若罔聞,連解釋都不屑給她。他走到宋子矜身邊,牽起她的手,將她塞進副駕駛座,他轉身走回宋依諾身邊,撿起掉落在地上的車鑰匙,拉開車門坐進去。
宋依諾反應極快,她從地上站起來,一把扣住車門,目光灼灼地逼視唐佑南,“你告訴我,這些年我在你心里到底算什么?”
唐佑南看著她,嘴角緩緩勾起一抹嘲諷的弧度,“依諾,你在害怕什么?你放心,沒人能動搖你唐太太的地位。”
宋依諾心底抽痛不已,對他來說,她想要的只是唐太太這個名分么?她慢慢放開車門,下一秒,車門“砰”一聲甩上,黑色轎車如離弦的箭急駛而去。
宋依諾站在原地,看著黑色轎車消失在路的盡頭,她無力的蹲下來,伸出雙手抱住自己瑟瑟發抖的身體,眼淚悄然滑落。夜風挽起她的長發,她整個人似乎都融進了夜色里,顯得蒼涼蕭瑟。
遠處,一輛黑色邁巴赫靜靜停在路邊。車門打開,從里面走出一位身姿頎長的男人。他雙手斜插在西褲口袋里,姿態閑適地走到宋依諾面前,拿鞋尖踢了踢她的小腿,“你打算在這里蹲到天荒地老么?”
男人低沉的聲音里帶著似笑非笑,宋依諾條件反射地抬起頭來,男人對光而站,讓她能夠看清男人清俊的容顏,意識到來人是誰,她頓時結巴起來,“四、四叔,姐、姐夫,你怎么在這里?”
宋依諾每次見到沈存希,都不知道怎么稱呼他。他是唐佑南的四叔,她嫁雞隨雞,就應該叫他四叔,但是他又娶了宋子矜,名義上還是她的姐夫。所以每次見到他,她都特別糾結。
沈存希俊容雅致,他微微俯下身,狹長的鳳眸里笑意更深,他一瞬不瞬地盯著她,略帶酒氣的呼吸噴灑在她臉上,宋依諾瞬間臉紅耳赤,心跳加速地往后退去。
她退得太急,再加上蹲得腿麻,整個人往地上撲去。
千鈞一發之際,一只大手及時握住她因害怕而胡亂揮動的小手,然后一個用力,將她從地上拉了起來。
宋依諾驚魂未定,嚇得死死閉上眼睛,風聲在耳邊刮過,她想她一定會摔得很難看。然而下一秒,她被人拉了起來,她睜開眼睛,就看到自己直直朝那兩片柔軟的薄唇撞去……

宋依諾嚇得連呼吸都停頓了,眼睜睜地看著自己離那兩片薄唇越來越近,她大腦一陣當機,等她意識到該躲開時,她離他的唇只剩一厘米,她甚至能聞到他呼吸里烈酒的味道。
清冽,好聞,像是能蠱惑人的心智一般,宋依諾傻愣愣地瞪著他,完全忘記自己應該拼盡全力躲開。
就在兩人的唇快粘在一起時,沈存希忽然站直身體,宋依諾的唇毫無預警地落在了他的喉結上。
“咕咚”一聲,不知道是誰咽口水的聲音,氣氛有些尷尬曖昧。
宋依諾反應敏捷,迅速退開,遠離他的氣息范圍之內,她紅著臉道歉:“四叔、姐夫,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你是故意的也沒關系。”沈存希似笑非笑地盯著她,鳳眸深邃。
“呃?”宋依諾呆呆地望著他,大腦死機,完全反應不過來。
沈存希似乎被她可愛的反應取悅了,他唇角揚起一抹笑,雙手悠閑地滑進褲袋里,轉身朝路邊的邁巴赫走去。走了兩步,見宋依諾沒跟上,他回過頭來看著她,挑眉道:“不走?”
“走,要走的。”宋依諾連忙蹲下去撿掉在地上的包,撿了一半,她才后知后覺的發現,他剛才是在調戲她?
不不不,姐夫這么正直善良的男人,才不會像唐佑南那頭種馬一樣,到處留情,一定是她誤會他了。
沈存希站在原地,瞧她又是搖頭又是點頭,簡直傻得可愛,難怪佑南……
宋依諾撿起包,拍了拍上面的污漬,快步走到他面前,笑得有幾分心虛,“四叔姐夫,麻煩您送我一程了。”
“四叔姐夫?你喜歡這么叫我?”沈存希玩味的念著這四個字。
宋依諾面上一窘,連忙解釋道:“您是佑南的四叔,又是我姐姐的丈夫,所以……”
沈存希秒懂,看來是他們的關系太復雜,才會讓她在稱呼上這么糾結,他說:“不用這么糾結,以后就叫我四哥。”
“這…不好吧?”宋依諾遲疑道,他們的關系怎么也叫不上四哥這個稱呼。
沈存希看了她一眼,拉開車門,示意她上車。
宋依諾受寵若驚,連忙彎腰坐進去,沈存希親自給她開車門,這得是多么了不起的殊榮啊。
桐城無人不知沈存希,他坐擁億萬身家,掌控著桐城的經濟命脈,只手便能遮天。他容顏俊美,身材堪比國際名模,他潔身自好,不近女色,從未傳出緋聞,他絕對是國民好老公的表率。
只是,傳聞到底失了幾分真,沈存希不是不近女色,而是“進不了”女色!
宋依諾想起宋子矜說的話,忍不住同情起他來,這人要錢有錢,要貌有貌,要身材有身材,怎么就不舉了呢?
好好的花美男,實在可惜!
沈存希一邊開車,一邊接收她異樣的打量,瞧她一臉同情外加一臉惋惜的模樣,他很好奇,她的腦袋瓜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這么晚了,你來交警大隊做什么?佑南又闖禍了?”
提到唐佑南,宋依諾的好心情頓時煙消云散,她望著貌似還什么都不知道的沈存希,突然覺得他們倆就是天下最綠的綠烏龜,她不答反問:“那你為什么在這里?”
“剛應酬完經過這里。”沈存希直視前面的路況,深邃的鳳眸里掠過一抹寒光。
“哦。”宋依諾耷拉著腦袋,他果然什么都不知道,這樣也好,知道了只會更加憤怒與痛苦,倒不如什么都不知道,至少還可以維持幸福的表相。
沈存希淡淡地掃了她一眼,像個長輩一樣諄諄善誘道:“佑南被我大哥寵壞了,他要是惹你不開心,你多擔待一點,他的心眼不壞。”
宋依諾咬唇不說話,若是唐佑南心眼不壞,能跟宋子矜上床么?宋子矜不僅是他的妻姐,更是他的四嬸。但是這話她不能說,她不能去刺傷一個無辜者的自尊心。
也許是自己遭遇過背叛,體會過這種被最親最愛的人聯手背叛的痛苦與絕望,所以她才想要保護沈存希。他是無辜的,不應該受到傷害。
半小時后,車子停在玉景苑門前,宋依諾偏頭望著燈火通明的高檔住宅區,這里是她跟唐佑南的婚房。自從唐佑南將女人帶回這里,她就再也沒有回來住過。
但是今晚,沈存希偏偏送她回了這里。
她遲疑了一下,推開車門下車。她站在路邊,微微彎下腰來,對著坐在車里的沈存希溫聲叮嚀:“四叔姐夫,謝謝你送我回來,回去時注意安全。”
沈存希搖頭失笑,這個別扭的孩子,“我看著你進去再走。”
宋依諾本來打算等他走了,自己再打車回她的小公寓。但是這樣一來,她只能硬著頭皮往小區里走去。
沈存希目送她的背影消失在小區內的林蔭道上,他收回目光,鷹隼般的雙眸里掠過一抹意味深長,他放下手剎,發動車子離去。
----------------------------
“啪嗒”一聲,宋依諾收回鑰匙,推開門走進去。
公寓里很黑,宋依諾在玄關處站了一會兒,才逐漸適應了屋子里的黑暗。她慢慢走進去,屋里的裝修風格以及家具的擺設,都是她親自設計的。
她還記得,新房裝修好那天,唐佑南熱情地抱著她,親吻她的耳垂,“依諾,以后這里就是我們的愛巢,等我們結婚以后,要生一兒一女,我們要一輩子在一起。”
“依諾,我愛你一生一世。”
宋依諾站在客廳入口,怔怔地看著紫羅蘭色的沙發,她親自挑選的沙發,卻成了唐佑南與別的女人在上面翻滾的溫床。想到這里,她惡心的一刻都待不下去。
她急忙轉身,客廳里忽然燈光大盛。強烈的光線刺得她眼睛都睜不開,她微瞇著眼睛望過去,玄關處,來人不是唐佑南是誰?
唐佑南站在玄關處,沉默地望著她,似乎并不詫異她出現在這里。他穿著簡單的白襯衣與黑西褲,襯衣解開三顆紐扣,露出白皙又結實的胸膛,隱約可以看見上面布滿曖昧的抓痕。
宋依諾抓緊皮包,那些明顯的抓痕猶如利刃一般扎進她心里。即便這樣有名無分的過了五年,她依然沒有煉就一顆金剛不壞之心。
不管他如何傷害她,她始終抱有希望,以為他不提離婚,等他報復夠了,等他厭倦外面那些鶯鶯燕燕,他終究還會回到她身邊。
可這一次,不同了。
她等了他五年,從20歲等到25歲,他占據了她的整個青春,已經夠了。
“唐佑南,我累了,我不想再跟你這樣耗下去了,我們離婚吧。”這五年來,宋依諾每次想到“離婚”兩個字,就痛徹心扉。唐佑南就像是另一個自己,放棄他,比堅守更難。
但是這一次,她想試一下,沒有唐佑南,她還能不能活下去。
唐佑南黑眸里陰霾重重,他長腿一邁,轉眼便來到宋依諾面前。他伸手擒住她的下巴,迫她迎視他的目光,漫不經心道:“離婚?宋依諾,你有資格提嗎?”
宋依諾咬緊牙關,沒有吭聲。
唐佑南唇邊噙著淡淡的笑意,只是那笑并未到達眼底,他溫厚的指腹輕輕摩挲著她的下巴,語氣溫存道:“依諾,我們結婚有五年了吧,這五年來你獨守空閨,是不是特別寂寞?”
宋依諾別過頭去,被他輕謾的語氣逼出淚來。
唐佑南毫不憐香惜玉,強硬地將她的臉扳過來,看著她眼里的淚水,他并未心軟,繼續嘲諷道:“你想要就跟我說啊,裝什么貞潔烈女,老公滿足老婆是天經地義的事,我樂意效勞。”
宋依諾再也忍不下去,她伸手“啪”一聲拍開他的手,氣憤道:“唐佑南,你不要侮辱我,也侮辱你自己。”
“呵呵!”唐佑南冷笑出聲,“你也配說侮辱這兩個字?”
“你!”宋依諾盯著眼前笑得殘酷的男人,這張從初識便一點點刻進她心里的俊臉,在這一刻變得分外陌生。心口的疼痛讓她感到窒息,視線越來越模糊。
從何時起,他們之間變成了這個樣子?
“依諾,好好當你的唐太太,我不提離婚,你連想都別想。怨我沒有碰你是嗎?現在我就干你!”
唐佑南說完,粗魯的扯掉領帶,一邊解襯衣紐扣,一邊朝宋依諾走去。

宋依諾嚇得不輕,連連往后退,剛才的痛苦與絕望,都化作了恐懼,她轉身就往門外跑去。
剛跑了兩步,手腕就被唐佑南拽住,她用力掙扎,奈何男女體力懸殊,下一秒,她就被唐佑南扛起來扔進了客廳沙發里。
宋依諾剛爬起來,就被唐佑南壓了回去,鋪天蓋地的吻落在她額頭上、臉上以及唇上,她拼命閃躲,卻怎么也躲不開,一時惱羞成怒,一耳光甩過去,她劈手指著門邊,厲聲道:“清醒了嗎?清醒了就馬上給我滾出去。”
唐佑南怔怔地盯了她三秒鐘,他伸手輕撫她的臉,手指溫存的插入她的頭發間,猛地用力拽住她的頭發,冷魅的俊臉逼近,望進她緊縮的瞳孔里,冷聲道:“宋依諾,就算我現在上了你,也是你應盡的義務。”
說罷,他俯下身去,咬吻她的脖子、鎖骨。
千鈞一發之際,客廳里忽然響起了手機鈴聲,唐佑南看著身下幾乎不著寸縷的宋依諾,并不為鈴聲所動,堅定的俯下身去。
宋依諾卻像是抓住了唯一的救命稻草,顫著聲音道:“是你的手機,你、你快接電話。”
唐佑南是不愿意放過她,可一直吵的鈴聲卻讓他耐心耗盡,他驟然退后,拿起手機,不耐煩的接通,不知道對方說了什么,他連衣服都來不及整理,大步朝門外走去。
“砰”一聲,門甩上了,客廳里安靜了一會兒,然后傳來低低的委屈到極點的哭聲,宋依諾伸手環抱住自己,逃過一劫的她終是忍不住嚎啕大哭起來。
翌日,宋依諾醒來時,已經快11點了,公司小妹給她打電話,提醒她不要忘記下午要跟客戶見面。她掛了電話,頭疼欲裂。
昨晚唐佑南離開后,她并沒有離開。她翻出家里的清潔用品,將屋子徹底清潔了一遍。但是不管她將屋子打掃得有多干凈,她依然覺得臟,很臟,正如她的愛情。
她揉了揉疼痛的太陽穴,起身準備去洗手間洗把冷水臉清醒清醒。她這個樣子去見客戶,實在很失禮。
她剛站起來,大門“啪嗒”一聲打開。她抬頭望去,就見唐佑南拉著宋子矜的手走了進來。
宋依諾僵站在原地,看到他們倆手牽手無所顧忌的走進來,她以為經過這些年的千錘百煉,她早就已經百毒不侵。但是此刻,她竟然還是會感到心痛。
為這個從來就不屬于她的男人,撕心裂肺的痛。
宋子矜挑了挑眉,伸手親密地挽著唐佑南的手臂,挑釁地盯著她,陰陽怪氣道:“喲,依諾在家啊。”
“這里是我家,難道我在我自己家里還要跟你報備?”宋依諾嘲諷道,垂在身側的手緊握成拳,這一刻,她終于確定,唐佑南不愛她,否則他怎么忍心一次又一次的傷害她。
從踏進門那一刻開始,唐佑南就沒有錯過宋依諾臉上的表情變化,可她就像經過武裝一般,他竟絲毫看不到她的絕望與痛苦。
他瞇了瞇眼睛,伸手親昵地攬著宋子矜的腰,小心翼翼地將她扶到客廳沙發上坐下,他抬頭望著宋依諾,輕啟薄唇:“依諾,子矜懷孕了,請保姆我不放心,你把工作辭了,在家侍候她生孩子。”
“轟”一聲,宋依諾剛武裝好的世界,被唐佑南這席話輕易摧毀,她僵硬的張了張嘴,半天才擠出一句話來,“你說什么?”
“子矜懷了我的孩子,這件事,暫時只有我們三個人知道,在孩子沒生下來前,我希望你守口如瓶。還有四叔那邊,我會跟他說,子矜想你了,想搬過來跟你住一段時間。到時候希望你配合一下,不要讓我四叔起疑。昨晚你說你厭倦現在的生活,想要跟我離婚,等子矜生下孩子,我放你自由。”
唐佑南所說的每一個字,都像鞭子一樣,狠狠抽在宋依諾心上,頓時血肉模糊。
原來在他心里,她連保姆都不如。
她睜大眼睛,用力想要看清楚眼前的男人,但是她的視線越來越模糊,怎么也看不清他的輪廓,她聽見自己的聲音抖得不成調,“你、們、太、無、恥、了!簡直禽獸不如!”
宋依諾全身都在劇烈的顫抖,唐佑南和宋子矜的行為簡直令人發指,世界上怎么會有他們這樣自私卑鄙的人?她怎么會為了一個渣男,鬼迷心竅的堅持了整整五年?
聽到宋依諾罵人,宋子矜不依了,她站起來瞪著她,譏誚道:“宋依諾,你怎么說話的?嘴巴給我放干凈點。你空占著唐太太的位置,一不能滿足佑南,二不能給佑南傳宗接代,我幫你全做了,你還嘰嘰歪歪的,你是人嗎你?”
宋依諾氣得笑了,她早就領教過宋子矜異于常人的奇葩思維,這會兒卻依然被她氣得不輕。她抹去眼里的濕潤,從此以后,她不會再為唐佑南和宋子矜這兩個極品流一滴眼淚。
“宋子矜,人不要臉天下無敵,你很喜歡唐太太這個位置么,你拿去吧。別怪我沒有提醒你,作也要有個限度,不要到頭來竹籃子打水一場空。”
宋子矜柳眉倒豎,雙手叉腰道:“宋依諾,你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宋依諾彎腰拿起包,從錢包里拿出一沓錢來砸在宋子矜和唐佑南臉上,她冷笑道:“如果你們沒錢請保姆,這些錢就當我為我的眼瞎買單,接濟你們。”
看完整版關注公眾號 文鼎網  回復數字  569



TA的其他文章
分享到 :
0 人收藏
這家伙很懶,沒有簽名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廣告業務|關于我們|下載APP|寫手之家 ( 湘ICP備17024436號 )|網站地圖|湘公網安備43080202000239號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
快乐赛车计划 北京快乐8外挂 澳洲幸运8 黄金海岸棋牌官网 南京中彩票信息 福彩3d跨度走势图带连线图表 股城模拟炒股平台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 表达赚钱难的句子 北京赛车投注平台新润 3d缩水怎么杀组选号 北京赛车稳赚绝密公式 海南体育彩票